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实中国

弘扬佛教正法,促进社会和谐

 
 
 

日志

 
 
 
 

不共无明是所知障吗?(续5)  

2011-03-19 22:57:11|  分类: 摧邪现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师兄依《述记》说“恒行不共无明,是小乘等部派所没有的,唯有大乘中才有。”如果恒行不共无明也属于烦恼障所摄,为何又说唯有大乘中才有?

--------------------------------------------------------------

 略回:因小乘不信有第七识故,小乘认为意根是过去意,是六识身等无间缘的,无间灭意,并非是实有其心体。如

《阿毘达磨顺正理论》卷3:「识蕴名七心界,前说识蕴,就所依根,别分为六,今离六识,说何等法?复名意界?

更无异法,即于此中。

颂曰:由即六识身无间灭为意。

论曰:即六识身无间灭已,能生后识,故名意界。」

 

    以上是小乘将六识身的无间灭意,错当为意根意界的论证。也因为小乘不相信外于六识有一个心名为第七识,所以述记才说:「今以圣教逼之令信。」因此成论才以有个四烦恼非六识所相应的不共无明,而证明有第七识的存在。

    再者!虽然意有二义,大乘也认为识的无间灭名意,但不是意根的意,而是诸识的等无间缘而巳。

如下:

《瑜伽师地论》卷1:「心谓一切种子所随依止性。所随(依附依止)性。体能执受。异熟所摄,阿赖耶识。意谓恒行意及六识身无间灭意。识谓现前了别所缘境界。」

 

《成唯识论述记》卷5:「意有二义:一思量义。二依止义。第七通有二名。过去但唯依止。体虽现无。与现依止。思量之意相似。故但名意。不名为识。」

 

《摄大乘论释》卷1:「释曰:此亦名心者,阿赖耶识即是心体。意、识二义,差别可得,当知心、义,亦有差别,显示此故。此中与作等无间缘因性,谓无间灭识与意识为因是第一意;由四烦恼常所染污,是第二意。」

如是明显的区隔出二种「意」的差别。一种是无间灭识与意识为第一种「意」,也就是说前六识身灭后能生后六识身为无间灭意,若依种智的说法无间灭意则是六识身的等无间缘,所以此无间灭意并不是六根中的意根,十二处中的意处、十八界中的意根界,而是以六识身灭后能作为生起后念六识身的依止义而名为无间灭意,但无恒审思量义。而第二种意则是意根的意思,是与四烦恼常所染污,是具有依止及思量二义。

 

    是故『意』有二种说法,谓恒行意及无间灭意。恒行意是六根中的意根、十二处中的意处、十八界中的意根界,因为是心法的缘故,但为与意识有所区隔,在大乘中乃语译为末那识,此意是俱有依止义及思量之二义,因前五根与意识皆要依止于此意及在三界中具有恒审思量不断故名为恒行意;但是无间灭意却是诸识身灭后能现起后念之诸识身而称为无间灭意,此意只俱有依止义而无思量义故名为无间灭意。但是小乘论师们却谬将无间灭意错误的认为是十八界之意界、十二处之意处、六根之意根,小乘论师们因无法现观意根的存在,但又不能违背世尊于阿含经所说意根为心法,所以就误把六识身灭后的种子建立为意根一法,以建立十八界的说法,但此建立有误的。

 

    如果将六识身等无间缘的灭间灭意认为是意根意界的话,那么意根意界就有六个了,而不是一个,因为眼识的生起与灭后有眼识的等无间缘名无间灭意,乃至意识的生起与灭后亦有意识的等缘间缘名无间灭意,如下:

《瑜伽师地论》卷27:「处善巧者,谓眼为增上缘,色为所缘缘,等无间灭意为等无间缘,生起眼识及相应法。耳为增上缘,声为所缘缘,等无间灭意,为等无间缘,生起耳识及相应法。如是乃至意为等无间缘,此生作意为增上缘,法为所缘缘,生起意识及相应法。如是六识身及相应法。皆由三缘而得流转。」

 

    如是眼根为增上缘,色法为所缘缘,而眼识前念的等间灭意作为等无间缘,如此才能生起后念的眼识及相应的心所法,又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以是之故,六识身的无间意非是六根中的意根、十八界中的意界,又意根意界只有一个,小乘若将六识身的无间灭意当成是意根意界的话,那么意界便有六个了,如此便不符世尊说六根中只有一个意根及十八界中只有一个意界的道理。再者阿含也常说:「意、法为缘生意识」意思是说意根缘法尘后能出生意识,意识的出生乃是意根与法尘的二因缘才能出生的,如是很明显的证明是先有意根再有意识,唯识种智说意根末那为二能变识,意识说为三能变识,但是六识身的无间灭意却是六个识生起灭后才称为意,是先有六识身生起灭后再称为意,如是证明六识身的无间灭意不是阿含经所说的「意、法为缘生意识」的意,因为此无间灭意是无法缘法尘故,只是眼等六识的等无间缘而巳,不是恒行意之意根意界。

 

    再者!玄奘菩萨于成论中亦有对小乘将过去意的无间灭意当为意根的破斥,如下:

《成唯识论》卷5:「又契经说,思量名意。若无此识,彼应非有。谓若意识现在前时。等无间意,已灭非有。过去未来,理非有故。彼思量用,定不得成。
既尔!如何说名为意?

若谓假说,理亦不然,无正思量,假依何立。
若谓现在,曾有思量,尔时名识,宁说为意。
故知别有第七末那。恒审思量正名为意。已灭依此假立意名。」
语译:「又契经说,有思量的心体说名为意根末那识,如果没有此末那识作为俱有依,彼意识应该不会生起的。即是意识心现行生起时,等无间灭的意已经灭了不会有现行生起,过去与未来的意识心在道理上并未现行生起,彼时的意识决定没有现在思量之用,如何说过去的意识心名为意根呢?所以这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萨婆多部云)既然是如此,如何的说法才能名为意根呢?

(论主破斥)若是假借名词而施设的话,在道理上也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彼时没有正在思量的心,这种假设依何而建立呢?如果说过去的意识心有现在时曾有思量的心,所以说过去心可以名为意根的。但是那时后的意识心是名为识,怎能说为是意呢?
(论主总结)所以应知一定别有个第七识名为末那,此意恒审思量正是说名为意。又巳灭的意识依此而假立为意的名称。」

 

此段述记诠释如下:

《成唯识论述记》卷5:「论:谓若意识至已灭非有。

述曰:第二破萨婆多等。彼小乘言。思量名意。过去心是。今破不然。识现生时意已谢灭。现无思量之用。过去之心如何名意?」

语译:「成论说:即是若意识至巳灭了不会再生起。

述记解:第二,破斥萨婆多部等,彼等小乘说思量名为意,过去心即是,今破斥不是如此,因为识生现行时的过去心巳经谢灭了,于现在时是没有思量的用,因此过去的心如何说为是意呢?」

 

《成唯识论述记》卷5:「论:过去未来至说名为意。

述曰:彼言去.来有者。不然。去.来理无故。如萨婆多等前已破讫。经部等义。去.来无体。若过.未无体。如何言思量?双问二家。如何思量?设前有体亦已无用。后无体故其用理无。用体既无。如何名意?」

语译:「成论说:过去未来至说名为意。

述记解:彼说过去、未来之心有思量者,其实不然,因为过去、未来之心于道理是没有思量,如萨婆多等部派的说法于前巳破斥讫止。又经量部等的宗义是过去、未来之心是无体的,若过去未来之心无体,如何说有思量呢?双问二家宗派的义理,如是无体这要如何有思量呢?假设前萨婆部过去心有体亦已经没有思量的用了,后面经量部之过去未来心的无体说,其思量用亦是没有的,思量作用的体既然是没有,要如何说是为意呢?」

 

《成唯识论述记》卷5:「论:若谓假说至假依何立?

述曰:经部宗言,过去无体假说用者。

难云:汝之现在无正思量。假法何立?假法必有法可似故。无有现在实正思量。假依何立?

大乘前破卫世外道假依真事。如此理难,乖前义者。不然。据理而说。不依于真方有似转。经部所计。现在正思。过去似此。假名为意。就彼宗难。无违教失。故前所说,存自就他难。今者癈已从他难。

又前约胜义难。真实义中不依于真而辨假故。今依世俗难。世俗之中有真.似故。」

语译:「成论说:若是假设建立说至假设建立说要依什么来建立呢?

述记释:经量部的宗义说过去心虽无体但以假设说有用者。诘难说:您的过去心于现在时是没有正在的思量,这假设法要如何建立呢?因为假设之法必需要有个法才可以相似说,但是没有现在真实正在的思量,这假设要何什么来建立呢?

这是大乘部派以前曾经破斥卫世外道说假设之法要依真实事,如此的道理问难,是背离前文的义理。其实不然,因为据理而说,不依于真实才有相似而转。因此经量部所计执的是现在正在思量的识而过去心相似于此,所以假名为意。就彼经量部的宗义是没有违犯自教相违的过失,所以往昔大乘部所说的是存在于自宗之义而来诘难他宗(以不立敌共许故)。今者癈除这样的说法而从他宗的立场来诘难(以他比量来立量)。

又往昔大乘宗是约胜义谛来问难他宗,是真实义中不依于真实而辨别假设之法故,今依世俗谛来问难,以世俗谛中有真实、有相似故。」

 

《成唯识论述记》卷5:「论:若谓现在至宁说为意?

述曰:彼经部救。或萨婆多云。彼过去意于现在时曾有思量。故过去名意者。

难云。尔时名识宁说为意。了别名识。现在名识。汝义定然。如何过去法。曾思量名意?设彼似现意故名意。应似现了别故名识。识不得名意。如何似可名思量。」

语译:「成论说:若即现在至怎宁说为意呢?

述记解:彼经量部救护,或者萨婆多部说,彼过去意于现在时是曾有思量的,所以过去的心名为意。

反诘难说:这时是名为识怎宁说为是意呢?因为了别名为识,于现在时名识,汝宗的义理定是如此,如何说过去的法于曾经有思量而名为意呢?假设彼过去的心相似于现在的意所以名为意,那么应该是于现在有了别所以名为识,以现在识不得名为过去意,如何说因为相似而可以说名为思量呢?」

 

《成唯识论述记》卷5:「论:故知别有至假立意名。

述曰:第三总结。第七末那一切时思量。现在起故。不似他故。正名为意。过去之心不问何识。依此现起意。假立意名。其实过去亦非是意。以无体故。

若尔!彼应似现识名识。如何似现意名意也?

意有二义:一思量义。二依止义。第七通有二名。过去但唯依止,体虽现无,与现依止思量之意相似,故但名意,不名为识。」

语译:「成论:所以知道是要另外别有至假设建立意的名称。

述记释:第三,总结。第七识末那识于一切时是有思量,以现在现起故,不相似他法故,因此正名为意。过去之心不问是什么识,依此现起意而假设建立意名,其过去心亦并非是意,以无体故。

若是如此!彼过去的心应该相似于现在识所以名识,如何相似现在意而名为意呢?

因为意有二种义理:一者思量义、二者依止义。而第七识通有这二名。过去的心但唯有依止义,心体虽然现在没有,与现在依止的思量之意有相似,所只名为意,不名为识。」

 

也再次的证明**兄错把摄大乘论中的「二意」皆解释为意根,是错误的说法。

 

 

对于小乘误将六识身等无间缘的无间灭意错当为意根意,可以立他比量的宗来破斥。如下:

宗:汝无间灭意非意界。

因:以六识身之等无间缘故,非六识外之另一心。

同喻体:凡六识身之等无间缘,非六识外之另一心者皆非是意界。

同喻依:如瀑流水。

 

如此立宗就可以破斥小乘前面的宗,而成为是「显过破」。

 

再来立个「立量破」,的宗如下:

宗:六根中之心法名意界。

因:能缘法尘故。

喻:如意识界。

 

亦可立宗云:

宗:无间灭意不能缘法尘。

因:诸识之等无间缘故-因。

喻體:凡诸识之等无间缘者皆不能缘法尘。

喻依:如瀑流水-喻。

 

如此立量破,就可以彻底摧折小乘误认六识身等无间缘的无间灭意为意界了,因为意界有缘法尘故,而无间灭意无法缘法尘。

 

 

二、师兄于63楼云:“是此不共无明却是凡夫异生与之恒常相应,不是见道才能相应。”能否请再举一遍证据所在?在这点上我个人觉得您可能把“有情现起无始无明”与“有情相应无始无明”等同起来了,而我认为这是两个不同概念。一切有情无始以来都是现起无始无明的,而只有在发起追寻第一义谛的愿心时才开始相应。

</div>

略回:

有关不共无明凡夫异生恒常相应的论证如下:

《成唯识论》卷5:「异生类恒处长夜无明所盲,惛醉缠心,曾无醒觉。若异生位,有暂不起此无明时,便违经义。俱异生位,迷理无明,有行不行,不应理故。此依六识皆不得成。应此间断彼恒染。故许有末那,便无此失。」

语译:「凡夫异生恒常处于长夜的生死轮回中,就是被无明所遮蔽盲而不明,致使惛迷醉醺缠心所绕,从来没有觉醒过。如果凡夫异生位中有暂时不起此不共无明的话,便有违经义。

(小乘说)所有凡夫异生位中,若迷理无明(见惑),有现行和不现行。

(窥基菩萨回答)这在道理是说不通的,因为此不共无明,依六识皆不得成就故。应是此六识是有间断故,而彼不共无明是恒常染污。所以容许有末那识与此相应,便没有这样的过失。」

 

以正一兄说不共无明是无始无明的所知障,故末学才有此提问。

因为众生若有相应到无始无明便是大乘见道了。但成论说,如果凡夫异生位中有暂时不起此不共无明的话,便有违经义。

 

因此**兄的讲便有『自教相违』的过失了。

 

若不共无明是所知障的话,那么成论说所知障是不障解脱的,因为无始无明的所知障是不障碍二乘涅盘的解脱,只障菩萨的成佛而巳。因为所知障没有势力,因此不能有发业润生的作用。如下:

《成唯识论》卷8:「然所知障不障解脱。无能发业润生用故。」

 

然而不共无明,却是障碍凡夫异生得解脱,就是凡夫异生恒常与不共无明相应。

才会障碍凡夫异生得解脱

 

如是再次证明不共无明是烦恼障摄,非无始无始之所知障。

 

zwz700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