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实中国

弘扬佛教正法,促进社会和谐

 
 
 

日志

 
 
 
 

忏悔法门的重要开示讲义  

2011-07-14 14:14:26|  分类: 佛法正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证10-10-22台中生命道场讲义】

 

一、忏悔的意思

 

梵语忏摩,华言悔过。华梵兼举,故称忏悔。忏名修来,悔名改往。谓修将来之善果,改已往之恶因,是名忏悔。

 

原始佛教教团中,当比丘犯罪时,释尊为令其行忏悔或悔过,定期每半月行布萨,并定夏安居之最终日为自恣日。复次,戒律条文中亦举有波逸提(忏悔罪)、提舍尼(悔过罪),由此可见忏悔在佛教教团中之重要性。依四分律羯磨疏卷四忏六聚法篇载,忏悔须具足五缘,即:(一)迎请十方之佛菩萨,(二)诵经咒,(三)自白罪名,(四)立誓,(五)明证教理。

 

犯过失而可以忏悔的,轻重不等。犯重的是僧残︰如犯重而没有覆藏,自己知道过错,当日请求忏悔的,要接受六(日)夜摩那埵(ma^na^pya)的处分。处分的内容,主要是禠【si1】夺部分的权利(如世间的‘禠夺公权’);坐卧到旁边、下位去;尊敬比丘众,并为大众服务。如六夜中诚意的接受处分,就可以举行出罪(阿婆呵那,abbha^na)。如犯重而怕人知道,覆藏起来,或经同住者的举发,或后来省悟到非法,请求准予忏悔,那就要加重处分了。覆藏多少天,先要受别住──波利婆沙(pariva^sika)多少天的处分。别住以后,再经六夜的摩那埵,然后可以出罪。别住的处分,与摩那埵相同。犯僧残罪的,要在二十比丘僧前,举行出罪手续,然后回复了固有的清净比丘(没有罪了)身分。犯过失而比较轻的,或在(四人以上)僧中,向一比丘说罪(悔);或但向一比丘说;也有所犯极轻的,自心呵责悔悟就可以了。释尊为比丘众制定的忏悔法,是在道德感化中,所作的法律处分。如经过合法的出罪手续,就回复清净比丘身分,正如受了世间的法律处分──徒刑、罚锾等,就不再有罪一样。

 

在僧伽制度中,举发别人的过失,是出于慈悲心,因为唯有这样,才能使他清净,如法修行。除极轻的‘心悔’外,犯者都要在大众或一人之前,陈说自己所犯的过失(以诚意知罪为要)。忏悔以后,人人有平等自新的机会,旁人不得再提起别人从前的过失,讽刺或歧视。如讽刺歧视已忏悔的人,那就是犯了过失。僧伽中没有特权,实行真正的平等、民主与法治;依此而维护个人的清净、僧伽的清净。‘佛法’中忏悔的原始意义,如佛教而是在人间的,相信这是最理想的忏法!

 

出家的应依律制而行,有所违犯的,犯(a^patti)或译为罪,是应该忏悔的。如一般的十不善业,那是罪恶的,不论你受戒与不受戒,在家或者是出家,这是损他的,就是不善业。但释尊所制的戒律,不只是这类不道德的不善业,还有违犯生活准则、团体规律的;有些是为了避免引起当时社会的误会──‘息世讥嫌’而制定的。为了维护和、乐、清净的僧伽(对外增进一般人的信仰,对内能安心的修证,达成‘正法久住’世间的目标),制定了种种戒律,凡出家‘受具’而入僧的,有遵守律制的当然义务,如人民对国家颁布的法律,有遵守的义务一样。在佛法中出家修行,是难保没有违犯的。如犯了而覆藏过失,没有忏悔,那无惭无愧的,可以不用说他;有惭愧心而真心出家修行的,会引起内心的忧悔、不安,如古人所说的‘内心负疚’、‘良心不安’那样。这不但是罪,更是障碍修行的。所以僧制的忏悔,向大众或一人,陈说自己的过失,请求忏悔(就是请求给予自新的机会)。如法忏悔出罪,就消除了内心的障碍,安定喜乐,能顺利的修行。所以说︰‘有罪当忏悔,忏悔则安乐。’律制的忏悔,不是一般想像的忏悔宿业,而是比丘对现行违犯的忏悔。为解脱而真心出家修行的,有了过失,就如法忏悔──向人陈说自己的违犯。在僧伽内,做到心地质直、清净,真可说‘事无不可对人言’。如法精进修行,即使出家以前,罪恶累累,也不妨道业增进,达到悟入正法,得究竟解脱。这是‘佛法’中‘作法忏’的真意义。

 

二、经典所说

 

四分律毗尼增一法曰:“佛告比丘言:汝自忏悔,于我法中能至诚如法忏悔者,便得增长。汝忏悔应生厌离心,汝比丘至诚如法忏悔,我为受之。”

 

《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云(大正1?893c)︰‘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责,忏悔更不造,能拔根本业。’

 

北本《涅槃经》卷二十九云(大正12?477c)︰‘王若忏悔怀惭愧者,罪即除灭,清净如本。’

 

心地观经云:“若覆罪者,罪即增长;发露忏悔,罪即消灭。”

 

三、忏悔方式

 

(仪式)比丘忏悔罪时行五种之方式。著袈裟,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礼大比丘足。说所犯之罪名。

小乘之忏悔须具五法:(一)偏袒右肩,便于执侍作务之义。(二)右膝著地,显奋勉恳切之义。(三)合掌,表诚心不乱。(四)述罪名,说僧残、波逸提等罪,发露而不覆藏。(五)礼足,表卑下至敬之礼。

大乘之忏悔则采用庄严道场、地涂香泥、设坛等方法。其他,亦有不依律之规制,采行礼拜、诵经或观佛菩萨之相好等;或念实相之理以行忏悔等。

 

忏悔之方法与性质有多种分类:

 

(一)二种忏悔,据四分律羯磨疏卷一载,忏悔有制教忏与化教忏二种:

(1)犯戒律之罪须行制教(戒律教)之忏悔,仅限于出家之五众、小乘、现行犯等。

(2)犯业道之罪须行化教(经论之教)之忏悔,此则共通于所有者。

 

制教之忏悔复分为三种:

(1)众法忏,对四人以上之僧众行忏悔。

(2)对首忏,对师家一人行忏悔。

(3)心念忏,直对本尊行忏悔。

又据摩诃止观卷二上载,忏悔分为事忏与理忏。藉礼拜、赞叹、诵经等行为所行之忏悔,称为事忏,又称随事分别忏悔,一般之忏悔均属此类;观实相之理以达灭罪之忏悔,称为理忏,又称观察实相忏悔。

 

(二)三种忏悔,出自金光明经文句记卷三,略称三忏。即:

(1)作法忏悔,略称作法忏。依律之作法而行忏悔。

(2)取相忏悔,略称取相忏,又作观相忏悔。即观想佛之相好等,以为除罪之忏悔。以上两忏均属事忏。

(3)无生忏悔,略作无生忏。观实相之理,念罪体无生之忏悔。此属理忏。

 

所言忏悔之法,佛法说有三种:

1、作法忏——谓面向佛前,身礼拜,口称唱,意思惟,三业所作,一依法度,披陈过罪,求哀忏悔,是名“作法忏”。

2、取相忏——谓於定心而运忏悔之想,取其现瑞相为期,如於道场中,或见佛来摩顶,或见华飞,或梦中见诸瑞相,或闻空中声,或所供之花历久不萎,或业障之羰不药而癒……於此诸相,随獲一种,罪即消灭,是名“取相忏”。

3、无生忏——这是一种以智慧忏除罪业的方法,即正心端坐,以智慧观想“实相”无生之理,一旦悟得无生之理,其罪即被忏除。如有偈云:“罪性本空由心造,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谓罪业从何而生?从妄心生,妄心若灭,罪业亦亡。可见妄心与罪业,都是生生灭灭,如幻化,无有自性,经中有时比喻罪垢如霜如露,霜露霑於草木,日出而晞,体不久停,以譬罪垢,亦是刹那不住,智光一照,立即化为乌有,不错,吾人无始劫来,所造的罪业,真是无量无边,但却勿因此而感到罪业难以消除,吾人只要能以般若观慧来加以透视,了解一切法皆悉空寂,所谓罪性,根本就是空而不可得的,一旦悟得此理,此时就算是充满虚空那么多的罪业,也会一扫而光,这种忏罪之法,即叫“无生忏”。

以上三种忏法,前二属事,无生一忏属理,理忏为正,事忏为助,若能正助合行,事理兼运,则无罪不灭,无福不生。

 

最后再为净业行者,说一最殊胜,最特别,下手最易,摄机最广的忏悔法,叫念佛忏悔法。此法云何?即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何以故?刚才说一切罪业,皆从妄念所生,妄念不起,罪业亦亡,那么如何对治妄念呢?雪廬老人云:“一念妄起十句佛,妄念不如佛声多,若非妄念刹那起,怎得佛号似穿梭。”谓吾人打一个妄念,即念十声阿弥陀佛,这即叫“伏惑”,打十个妄念,则念百声阿弥陀佛,打百个妄念,则念千声阿弥陀佛……故曰:“妄念不如佛声多”。所以我们不要怕打妄念,只怕我们不会念佛,打妄念等於在提醒我们念佛啊。若不是妄念刹那刹那生起,怎得佛号相续不断呢?

因此念佛忏悔法,即是将一句佛号念得熟。不论行住坐卧、穿衣吃饭、搬柴运水、迎宾送客,都不离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行也阿弥陀,纵饶忙似箭,不废阿弥陀。”观经上说:只要我们至诚恳切念一句南无阿弥陀,即能消八十亿劫生死之罪。所以说念佛是最好的忏悔灭罪之法,也是对治“覆”罪之第一方便。

 

四、忏悔之相及其功德

 

忏悔之相分为三品:

(一)从身体之毛孔与眼出血者,称为上品忏悔。

(二)从毛孔出热汁,从眼出血者,称为中品忏悔。

(三)全身微热而眼出泪者,称为下品忏悔。

复次,若忏悔之心一起,立即不取造罪之念者是为上品,隔时不取念者为中品,而隔日不取念者则为下品。以上称为念时日三忏悔。

 

有关忏悔灭罪之相及其功德,《占察善恶业报经》卷上谓若有众生得三业善相时,光明遍满其室,闻特殊异好香气,身意快然。或梦佛菩萨来,手摩其头,叹言︰‘善哉!汝今清净故我来证汝等。’《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三亦云(大正3?303c)︰

‘若能如法忏悔者,所有烦恼悉皆除。犹如劫火坏世间,烧尽须弥并巨海,忏悔能烧烦恼薪,忏悔能往生天路,忏悔能得四禅乐,忏悔雨宝摩尼珠,忏悔能延金刚寿,忏悔能入常乐宫,忏悔能出三界狱,忏悔能开菩提华,忏悔见佛大圆镜,忏悔能至于宝所。’

 

依《十住毗婆沙论》意,忏悔业障,并不能使罪消灭了,只是使罪业力减轻,‘重罪轻受’。本来是要在来生,或后后生中受重报的,由于忏悔善,现在人中轻受,重罪业就过去了。《金刚般若经》说︰‘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读诵经典而能消(重)罪业,与《毗婆沙论》意义相同。不过,后起的经典极多,取意不同,有些是不能这样解说的。

 

五、忏悔与恶作

 

言恶作者。恶所作业追悔为性。障止(即奢闏他)为业。此即于果假立因名。先恶所作业后方追悔故。悔先不作亦恶作摄。如追悔言我先不作。如是事业是我恶作。言有义此二各别有体。与余心所行相别故。随痴相说名世俗有。

恶作:恶作也不是所谓的悔,两者是二而一的。恶作是恶所作业的意思,悔是有情追悔的心理,由於嫌恶所作事业,然后方生起追悔,所以恶作以追悔为它的体性。人如对於什么有所追悔,其心必然是跳动不已的,所以以障碍止的修习为它的业用。

此即於果假立因名,先恶所作业后方追悔故,悔先不作亦恶作摄。

此恶作就是於果上假立因名,由於要先嫌恶所作的事业,然后才生起追悔,不但追悔先所作业叫做恶作,就是追悔先所不作的业,亦是属於恶作所摄。

在此要知,恶作虽是后悔,后悔与自己所希求的不同,因而生起恶作,可见后悔是恶作的结果,恶作不过是悔的因,因立果名,称为恶作。

若追悔先时所作的恶业,如是悔是善性。若追悔先时所作的善业,如是悔成恶性。若追悔无记事,如是悔便成为无记性。

由悔故令心不能安住,所以说障止为业。

 

障“止”,“止”是“定”的别名,“恶作”能障碍行者之心定止於一处也。何以故?行者由於追忆往昔所作之事,而生忧悉懊恼之心,遂令此心諠动腾躍,不能寂静,故曰:“悔”与“掉”举之业用相同,以二者皆能障止故。(瑜伽论以为掉举与悔,以处所等故,必相应而起,故二者合为一蓋,叫“掉悔蓋”,谓诸众生,以此掉悔,蓋覆心识,而於正道不能明了,禅定善法不能发生,故名为“掉悔蓋”。)

 

如上所言,“悔”实是吾人修定之大障碍,故蕅祖在唯识心要卷七中,特别指示行者修行“五悔”之要义,蕅祖云:“行人修行五悔,正贵永断相续,勤策众善,非但追思懊恼而已!”按:“五悔”乃是指佛家五种忏悔业障,灭障业罪之方法,所谓忏悔、劝请、随喜、回向及发愿是也,今略述之。

忏悔,即发露自己往昔所造之罪,藉此可灭除往昔所造之罪。

劝请,即劝请十方如来大转法轮,藉此可以灭除魔王波旬请佛入灭之罪。

随喜,即对於自他一切之善根功德,随喜讚叹,藉此可灭除嫉妬他人修善之罪。

回向,即以一切所修之善根功德,回向众生,回向佛道,藉此可灭除颠倒欣求三界之罪。

发願,即发四弘誓願,藉此可灭除修行退志之过。

由此可知,行者修此“五悔”之重点在“改往修来”——改悔往昔之恶因,劝修未来之善果,绝对不是悔恨自责而已!语云:“往者已矣,来者可追!”吾人当知:过去事即过去了,事后徒自悔恨忧伤懊恼,又有何用?何不抖擞精神,重整旗鼓,走出罪业的阴影,迎向光明坦荡的菩提大道?

 

六、忏悔和惭

 

言惭者。依自法力崇重贤善为性。对治无惭止息恶行为业。自法力者。自谓自身。法谓教法。言我如是身解如是法。敢作诸恶耶。
惭:就是依於自力以及真理的法力,崇拜尊重有道德贤善的人为它的体性,对治无惭,不再造作诸恶,止息一切恶行为它的殊胜业用。
就是依於自身生起自尊自爱的增上力,对於法生起贵重的增上力,由这自增上及法增上的两种力量,对於具有贤善的圣人和凡夫,就能够生起崇敬,对於一切有漏无漏的善法,就能够生起崇敬,有了崇贤重善的心理,就能羞耻过恶不作。
言我如是身解,如是法敢做诸恶耶?
就是反省自己的自觉能力,从这自觉中,发现自己过去的诸般行为,确实是有很多不合道德的地方,於是惭耻之心不禁油然而生,认为像我这样人格尊严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於是自遣自责的不敢再行乱来,种种罪恶过非亦就由此而止。
就是一种羞耻心,一种反省,自觉的能力。吾人每天从反省,自觉之中,发现自己的身口意三业,有很多不合道德的地方,於是羞耻之心,油然而生,谓之惭。
百法直解云:惭者,依於自身及法,生於尊贵增上,由斯崇尚敬重贤善,羞耻过恶而不敢为,以为体性。别则对治无惭,通则息诸恶行,以为业用。
一、惭之体性:先明羞耻心生起之因,即依於自身及法,生於尊贵增上一句。自身指自己的身体。法指教法,谓我这巍巍堂堂的七尺之躯,不但具有与十方诸佛相同的佛性,而且又听闻到无上甚深微妙的教法,我不作善行也已经够可耻的了,怎么可以同流合污,去为非作歹呢?由於对此自身生起尊重增上,及对於教法生起贵重增上,遂生起羞耻心来。
其次说到一个人经过一番反思,自觉的功夫之后,即生起两种效果。
1、崇尚敬重贤善的人,凡见一切贤人,善人等有德之人,皆十分恭敬,尊重,待之如父兄,事之如师长。
2、羞耻过恶而不敢为。由於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之先,即自我反省:我这么做,是否对得起我的身分地位?及我所接受的教法?经此自反,自责的功夫,种种的罪恶恶过失,便可止息下来。
二、惭之业用:
1、别用:对治无惭,以惭为善法,无惭是烦恼法,善与烦恼是相对立的,故云对治。
2、通用:息诸恶行,止息种种的恶行,即有羞耻心的人,必不会为与人同流合污,为非作歹。

 

七、忏悔和愧

 

言愧者。依世间力轻拒暴恶为性。对治无愧止息恶行为业。世人讥呵名世间力。轻有恶者而不亲。拒恶法业而不作也。

愧:就是依於世间的缘力,以轻视拒绝暴恶的人为它的体性,对治无愧,以止恶行为它的业用。

就是依於世间的法律,语论,呵斥,讥毁等的增上力,和自己厌嫌恶诸染法的增上力,轻视一切有暴行为的人不去亲近他,拒绝一切恶法业而不接近。因而对於过失罪恶,生起极大的羞耻,觉得诸罪恶事,不是有道德的人所应为的,对於过去的无知感到可羞,对於曾犯的过恶感到可耻,现在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亦不再做这些罪恶的事,这么一来,自然对治无恶不作的无愧,息诸一切恶业。

自增上;崇贤;贤德的圣凡。

法增上;重善;世出世善法。

世间增上力;轻暴;有暴行的人。

自己增上力;拒恶;恶法业。

崇重贤善:是惭的别相。

轻拒暴恶:是愧的别相。

羞耻近恶:则是惭愧两法的共通相。

愧也是一种羞耻心,不过这种羞心是来自世间语论的顾虑。平素对惭愧二字常合而说,其实,此二字稍有差别,即惭是惭自,愧是愧他。

百法直解云:愧者,依於世间,他人,诃厌增上,轻拒暴恶,由此羞过罪而不敢为,以为体性,别则对治无愧,通亦息诸恶行,以为业用。

一、愧之体性:先明此种羞耻心生起之因,即依於世间他人,诃厌增上。一句。当知我们处在世间之中,并不是我们独自一个人而已,我们的上下左右前后,都有著广大的人群。生活在人群中,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必须时时处处考虑到他人。亦即大家要尊重公德,大家公认这样做是对的,合理的,有益人群的,我们就要去遵守。

反之,大家公认这是不合理的,不道德的,有害於社会人群的行为,我们就要远离它,不去做。否则,就会招来语论猛烈的攻击,与他人强烈的厌恶。依此世间语论的讥诃,与他人的厌恶,而生起的羞耻心,谓之愧。由这种羞耻心便生起两种效果来:

1、轻拒暴恶:轻视拒绝暴虐的恶人,羞与恶人为伍。

2、羞耻过罪而不敢为。有了羞耻心,自然不敢去造作杀盗淫妄等恼害众生之坏事。

二、愧之业用:

别用:对治无愧。

通用:息诸恶行。

总之,以上这两条善法,惭与愧,若是具足了则能培养成高尚完满的人格,人人具此惭愧心,则世界和平。反之,若失去了惭愧心,人人则无异禽兽。增上阿含经云:世间有二妙法,拥护世间,所谓惭与愧也,若无此二法,世间父母,兄弟,尊长,大小不别,即与畜类同等也。遗教经亦云:惭耻之服,於诸庄严最为第一,惭如铁钩,能制人非尖,是故比如,常如惭耻,无得暂替。若离惭心,则失功德。有愧之人,则有善法,若无愧者,与诸禽兽无相异也。

 

八、忏悔和覆

 

覆者。于自作罪恐失利誉。隐藏为性。能障不覆悔恼为业。言悔恼者。覆罪则后必悔恼不安隐故。贪痴二分。若不惧当苦。覆罪者。痴一分摄。若恐失利誉覆罪者。贪一分摄。
覆:覆是隐藏覆护的意思,就是对於自己所作的罪恶行为,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曾经做过非法的罪行,恐怕失去自己所有的利养,恐怕失去自己良好的声誉,於是想尽种种办法以隐藏自己所犯的罪恶行为,是为覆的体性。如是隐藏掩蔽的覆能够障碍不覆悔恼为它的业用。
言悔恼者,覆罪则后,必悔恼不安隐故。
就是一个覆罪的人,不论怎样巧妙的加以隐藏盖覆,免使不道德的行为透露出去,纵然别人不知道你曾做过什么罪恶的事,但春色自己的内心中,有时想到自己所曾做过的错事,不但感到高度的后悔,而且觉得极度的不安,认为自己是个堂堂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罪恶的事?所以谓覆罪者后必悔恼不安隐故。所以在这世间做人,最理想而又最美满的,当然是不做罪恶的行为,假定做了罪恶的行为,就应立刻予以发露忏悔,不得覆藏起来。

 

隐藏什么?俱舍论二十一卷言:“隐藏自罪,说名为覆。”何谓“罪”?罪就是罪业,指犯法背理的行为。罪业虽无量无边,归纳言之,即五逆十恶等皆是。(五逆,即五无间业:殺父、殺母、殺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也。又十恶即: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瞋恚、邪见。)“罪”,在佛法上以“摧折”为义,即一个人之身口意造了罪业,必定招感三恶道之苦报(正报),纵使余报得了人身,也是贫穷下賤、诸根不具等,遭受种种苦报的摧殘折磨,是故“罪”以摧折为义。

 

即知罪业之可怕,吾人造了罪业,理应遷善改过,如法忏除才是。可是今此愚人,却隐藏起来,怕人知道。何以故?成唯识论六郑言:“云何为覆?於自作罪,恐失伸誉,隐藏为性。”此即说明此人隐藏自罪的原因,就是恐失利誉,恐怕一旦自己之罪行暴露出来,将会失去名闻利养,因此他要隐蔽藏匿自己的罪咎。法蕴足论六卷亦言:“云何覆?谓有一类破戒、破见、破净命、破轨笵,於本受戒,不能究竟,不能纯净,不能圆满。彼既自觉所犯已久,作是思惟:我若向他宣说开示施设建立所犯诸事,则有恶称、恶誉、被弹、被厌、或毁、或誉,便不为他恭敬供养。我宁因此堕三恶趣,终不自陈上所犯事。”此文更详明覆罪之原委。

孟子公孙丑:“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意思是说:古之君子,当他犯过时,就像日蚀和月蚀一样,不隐藏、不掩饰,人民都看得见;等到他改正时,人民都钦仰他。现在的这批君子,不但顺其罪过,不知悔改,而且还要给自己的罪过强辩、隐藏,寻找藉口,保护和自已,此即是“覆”。

论语公冶长篇记载,孔子尝感慨的说:“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意思是说:算了吧!我从未发现有这么一个人,他能发现自己的过失,且更进一步在内心自己责备自己的人。平素一般人,内心起了贪瞋痴,或者言行偏离了正道,而能有自知之明,坦然认错,进而遷善改过的,实在寥寥无几。不信试看:有多少佛弟子起了烦恼,打了妄想,即能立刻觉察出来,进而念佛求忏悔的?又有多少世间的人,当他妨碍到公共秩序,侵犯到他人自由时,能自觉愧咎,进而向人认错道歉的?多数的人,都只看到他人的短处,却看不见自己的错处,总以为别人都错,只有我对,纵然,也有极少数人知道自己错了,却也要想尽办法,掩饰过罪。总之:犯罪而不自知,这是痴,或知罪而覆罪,这是痴上加痴。无怪乎佛说众生为迷惑颠倒,可憐憫者。

(一)   覆之业用

以上略说“覆”之体性已竟,以下说其业用。成唯识论六卷言:“能障不覆,悔恼为业。谓覆罪者,后必悔恼不安隐故。”谓“覆”之业用有二:

1能障“不覆”——“不覆”是一种善法,就是不隐藏、不掩饰,而将罪咎,或在佛前,或对一人,或在从众面前发露出来,请求忏悔,允许他悔改。因此不覆是属於“无贪”、“无痴”各一分所摄之善法,恰与“覆”之人善法的体性相对立,故曰“能障”,二者互能障碍。

2悔恼——是说后悔懊恼。因为懈藏罪咎的人,心中好象有一个暗鬼潜伏著,虽然无人揭发,可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亦将被良心发现,并受其遣责,而令心境不得安稳、坦然,常常忧戚不安。故上文言:“谓覆罪者,后必悔恼不安隐故。”是知:覆罪之人,徒然增加内心痛苦,憑添修行的障碍而已。

良以一切佛法,说到修行上,千万法门,皆不离“止观”二字,“止”者止息妄念,“观”者观照所修之法。如修净土法门,初下手时,要万缘放下(止),全神贯注,系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上,口念耳听,自念自听(观),久久練习,妄想脱落,智慧即生。今覆罪者,后必悔恼,终日为忧箭所伤,暗鬼所扰,心境不得安稳寂静,此正与“奢摩他”(即止)相违。止妄既不可得,观慧亦无由而生,故云:覆罪是吾人修行之大障碍。摩诃止观更云:覆罪是“顺流十心”之一,谓一切众生,於所作恶行,由於忌讳人知,不自发露,无悔改心,则必随顺烦恼,流转生死。覆罪之过失,既然如此重大,所以佛当初制定戒律时,对於犯罪而又覆藏的人,特别经予加重处分——即加一重“覆藏过失罪”。

 

心地观经云:“若覆罪者,罪即增长;发露忏悔,罪即消灭。”蕅祖在唯识心要中亦云:“罪无大小,发露则消灭,覆藏则增长,譬如树根,露则树枯,埋则树茂。”谓罪业如树根,覆罪,则如将树根埋在地下,罪业则日日增长;反之,发露忏悔,则如将树根拔出地面,暴露在阳光之下,罪业则枯萎死亡。蕅祖接著又说:“是故有智慧者,发露忏悔,能因重罪而悟无生。诸愚痴人,贪惜覆藏,每因小愆而招剧苦。”文中提到两类人,一类是愚痴之人,他们因为贪爱吝惜名利故,而覆藏罪咎,不肯发露忏悔,这种人每每会因为小小的过失,以无悔改之心,遂怀烦恼相应,而流转生死,招来极大的痛苦,若是有智慧的人,他一方面了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另方面又了解忏悔灭罪的道理,所以当他不小心而犯罪时,则行忏悔之法(“忏”者陈露先罪,“悔”则改往修来)。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