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实中国

弘扬佛教正法,促进社会和谐

 
 
 

日志

 
 
 
 

大迦叶的婚姻经历  

2011-09-27 16:12:43|  分类: 歸命三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团之父---大迦叶尊者 
    Mahakassapa---Father of the Sangha

此文译自 斯里兰卡佛教出版社与美国智慧出版社于1997年共同出版的
《佛陀的伟大圣弟子/ Great Disciples of the Buddha》之第三章
〈大迦叶:僧团之父/ Mahakassapa:Father of The Sangha〉
by Nyanaponika Thera & Dr. Hellmuth Hecker
陈慈兰 译 2003-3-30

大迦叶尊者与佛陀的另外二位大弟子---舍利弗和目犍连尊者,都是婆罗门的后矞。他比指佛陀早几年出生于摩揭陀国(Magadha country)的一个大村庄Mahatittha,是Kapila和Sumanadevi的儿子,本名叫毕沛利(Pipphali)。他父亲拥有十六个村庄,财势有如一个小国王,所以毕沛利是在荣华富贵中长大的。但是,他年轻时就巳渴望脱离凡俗生活,不想结婚,他的父母却不断地摧促他赶快娶妻,他告诉父母说,他要侍奉他们终老,之后就要去出家去。可是他的父母一再的迫使他娶妻,为了聊慰母亲,他于是同意结婚---但有一个条件---这女子必须符合他的完美理想。

    他特意委请金匠为他打造一尊美丽的黄金女人,又以精致的衣服和饰物将它装扮一番,之后拿去给父母看,并且说:「如果你们可以为我找到跟这金像一样的女人,我才要留在家过凡俗生活。」他的母亲是位聪明女人,这样想着:「我的儿子一定是在过去生巳经完成了(波罗蜜)德懿善行,而且一定是与这金像一样的女人共同完成了德懿善行。」她于是接洽了八位婆罗门,赏赐他们贵重的礼物,要他们带着这金像,去寻找与之相似的女子。这些婆罗门思议:「我们先去Madda国,那儿是美女的黄金矿产地。」终于在Madda国的Sagala地方,他们找到了一位与金像同样美丽的女子,她名叫巴达 迦毕兰尼(Bhadda Kapilani),是一富豪婆罗门的女儿,今年十六岁,比毕沛利小四岁。巴达的父母答应了这门亲事,这八位婆罗门就回去报喜了。

     跟毕沛利一样,巴达也不愿意结婚,她渴望修行生活,想离家当个女隐士。这与毕沛利一样的意愿,并非出于巧合,而是他们在过去生所共创的业力涌发出来的,于此生成熟结果了。他们的结合,是在年青时成为夫妻,后来导向一个决定性的分离---这誓愿再结合于更高层次的分离。为了要证取最高圣果,他们同时归依在世尊座下,奉献他们的全心全力,臻至究竟解脱。

      毕沛利的最大苦恼是,听到了他的计谋被拆穿,以及他的父母确实巳经找到一位与金像一模一样的女子。但是他还想逃避这婚姻,他托人带了一封信去给巴达,信的内容是这样的:「巴达,请妳另寻匹配对象,祝你们生活快乐,至于我自己,该是个出家修行人,请妳不要悲叹。」至于巴达,心有默契的也私下托人带一封信给毕沛利。但是他们的父母,都巳察觉到这交换信息的事会发生,所以双方的信在半路被截,而以欢迎对方的信调换原来的信。

     于是巴达被接来摩揭陀国,这二个年青人结婚了。然而,在共同一致的向住出家修行意愿下,二人协议要保持单身生活。为了表示他们的决心,每个晚上睡觉之前,他们就搁置一束花环在彼此中间,他们这样决议:「如果靠谁那一边的花枯萎了,那么我们就知道,是因为对方生起的贪欲而使花枯萎了。」他们惟恐身体接触,所以整晚都保持清醒。白天里,他们甚至不曾相互微笑过。父母健在时,他们过着远离世俗欲乐的生活,他们甚至不须要担负照顾家产之责。

     毕沛利的父母过逝后(据说是他们结婚十二年后),他们必须担起照顾庞大家产的责任了。然而他们觉得这刺激是安排他们走向出家的过程。有一天,当毕沛利正在巡视农田时,他像是以新的眼睛看到了以前经常看到的事物,他觉察到农夫在犁田时,很多鸟群飞过来急切地在田畦间啄食虫类,这景像对农夫而言是稀松平常事,如今对他而言,却是警骇的,它强有力的打击着他;这带给他财富的农田地产,却是与其它生物的痛苦有着这么密切的关系,他的生计代价是无数生活在土壤里之生物的死亡,思想到这问题,他于是问其中一个工人:「谁必需承担这恶业果报?」工人回答他:「先生,是你自己。」

觉察到业力报应的可怕,毕沛利回家去,作了这样的考虑:「如果我必须独自担负这杀生的罪恶,那所有财富对我有何用处呢?我宁可放弃,全部都给巴达,然后去出家过修行生活。」

    几乎同时,在家里的巴达,也有着相似的体验,她更深层的认知观察到以前经常看到的一些事物。当家仆在铺晒芝麻子时,乌鸦和其它鸟类飞来啄食被芝麻子吸引来的昆虫;巴达问家仆,谁必须担负杀死这么多生物的道德过失;家仆回答说,是她自己要背负这业报。她想:「如果我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我的头甚至无法在未来一千世的大海轮回中浮上来,等毕沛利回来,我要归还他一切,然后去出家过修行生活。」 

     二人一致协定要出家,于是就从集市场买回来土黄色布块和土制钵碗,然后互相削发,现出出家修行人的样子,他们发愿:「我们立志出家,要归依于世间的阿罗汉。」虽然他们尚未遇见佛陀或者佛陀的教法,但是直觉地,他们知道将会跟随着真正的智者和圣者们有戒律的团体过修行生活,不论他们是什么种姓。于是,他们将钵碗系着带子,背在肩上,离开他们的庄园宅邸,当时没有被家仆发现。然而,当他们到达下一个村庄时,却被工人和其家人注意到了;他们哭泣、悲伤,趴伏在这二位修行人的脚足上请求:「喔,亲爱的圣者,为什么你们要让我们成为无助的孤儿呢?」

     「因为我们已经体认到这三界如火宅,所以我们要出家过修行生活。」毕沛利允许这些农奴自由。二人继续行进,抛下了尚在哭泣的村民。

     行进时,毕沛利走在前头,巴达跟在后面。后来,毕沛利生起这样的思虑:「巴达紧跟着我,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很容易引起别人这么遐想:“他们虽然是修行人,但却不能舍离对方,他们这样做很不体面!” 假如这些人放纵他们错误的心思,或者甚至传播恶言,这将给他们带来很大的伤害,最好我们分开吧。」所以,当他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毕沛利告诉巴达他的思虑,并且说:「巴达,妳选择其中一条路走,而我,选择另外一条路走。」巴达回答:「这是真的,一个女人对修行人来说,是一个障碍,别人可能会怀疑我们行为不正,而且诋毁我们,就让我们分开吧,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于是,巴达恭敬地绕行毕沛利三圈,再伏首在他的足前礼拜,最后双手合掌说:「我们亲近的伴侣和友谊关系,是续接于不可测知的过去,而终止于今日,就请你往右边的路走,而我,应该往另一边去。」就这样,他们分开了,他们各走各的路,为寻求那崇高的目标---灭苦---究竟解脱的阿罗汉圣道。据说,由于他们戒德威力的震撼,使得大地摇动、颤抖,天上发出轰隆雷响,而且世界边境的山脉击荡共鸣。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