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实中国

弘扬佛教正法,促进社会和谐

 
 
 

日志

 
 
 
 

真唯识量略解:  

2011-09-08 09:50:29|  分类: 佛法正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问:且如大师。周游西域。学满将还。时戒日王。王五印度。为设十八日无遮大会。令大师立义遍诸天竺。简选贤良皆集会所。遣外道小乘。竞申论诘。大师立量。时人无敢对扬者。

大师立唯识比量云:『真故极成色,不离于眼识-宗。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因。犹如眼识-喻。』」

语译:「且如玄奘大师周游于西域天竺时,学习满足将要回中国时,此时有戒日王,而广召五印度(天竺)国,于曲女城中为设立十八天之无遮辩论大会,命令大师立宗义而遍诸天竺各国,简别选择贤良者皆集中于大会所中,以遣除外道小乘,而竞逐申论诘难之,玄奘菩萨立量,当时无人敢对论者。

玄奘菩萨立唯识比量言:『真故极成色(前陈之体),不离于眼识(后陈之义)-宗,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因,犹眼识-喻。』」

注:宗支有了「真故」、『极成』二个简别语,因支用了「自许」一个简别语。

 

为何玄奘菩萨要立真唯识量之宗说色尘不离于眼识呢?因为要建立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真实义故。又色尘是所缘相分,此相分依识的自体分亦名自证分而变现,因见分及相分皆需依自体分而起,如:

《成唯识论述记》卷1:「相、见俱依自证起故。」

语译:「所缘相分与能缘见分都是依自证分(识的自体分)而现起。」

 

《成唯识论述记》卷1:「谓诸识体即自证分,转似相.见二分而生。」

语译:「诸识的识体就是自证分,能转变似相分与见分而生。」

 

《成唯识论》卷2:「所言处者,谓异熟识由共相种成熟力故,变似色等器世间相,即外大种及所造色。虽诸有情所变各别。而相相似处所无异。」

语译:「所言处所的意思,就是阿赖耶识能与共业有情之阿赖耶识,共同变现共有共住之色等五尘之器世间相,此世间相即是各各有情之异熟识的共业种子及大种性自性所造之色,虽然诸有情所变各自身相各有不同,但所共同变现的相分境之相似处所没有不同。」

也就是说阿赖耶识所变现的身根,皆是阿赖耶识的相分;而外五尘是共业有情阿赖耶识的共相分;相分种子流注而变现的似有质境六尘相等,则是阿赖耶识所变现的各自内相分;所变现的器世间及器世间所出现之六尘相,皆是阿赖耶识的外相分,因此内外相分皆是阿赖耶识所变现,如是成立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识之所缘唯识所现之真唯识量。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何故不犯世间相违?世间共说色离识故。

答:凡因明法。所能立中。若有简别。便无过失。

若自比量。以许言简。显自许之无他随一等过。

若他比量。汝执等言简。无违宗等失。

若共比量等。以胜义言简。无违世间、自教等失。随其所应。各有标简。

此比量中。有所简别。故无诸过。

有法言真。明依胜义。不依世俗。故无违于非学世间。

又显依大乘殊胜义立。非依小乘。亦无违于阿含等教色离识有。亦无违于小乘学者世间之失。

极成之言。简诸小乘后身菩萨染污诸色。一切佛身有漏诸色。若立为唯识。便有一分自所别不成。亦有一分违宗之失。

十方佛色及佛无漏色。他不许有。立为唯识有他一分所别不成。其此二因。皆有随一一分所依不成。说极成言为简于此。立二所余共许诸色为唯识故。」

语译:「问:若色境是不离于眼识的话,那不就有犯了世间相违了吗?因为世间人共同所认知色境确实是与眼识分离的啊!

答:凡是在因明法的所立之宗与能立之因喻中,若有所简别,就那便没有过失了。

若是自比量,以「许」之言来简别之,显示「自许」二字的话,便无他方随一不成等等的过失了。

若是他比量,以「汝执」等言说而作简别,也没有违背立宗的过失。

若是共比量,以「胜义谛」的言说来作简别,也没有违背世间相违、自教相违等等的过失。

是故随其所应,无论在自比量中、他比量中、或是共比量中,各有标榜有所简别的话,就没有以上的过失了

又此真唯识量立宗之有法的宗依说「真故」之简别语,明确的是依胜义谛之共比量而说,不依世俗谛而说,因此无违背于非学世间。

又此立宗是依于大乘殊胜的义理而立,不是依于小乘而立,故无违背于阿含等教理色境离于识而有,亦是无违背于小乘的学者世间的过失。

又宗支冠上「极成」之简别语是要简别诸小乘说最后身菩萨的色身是属染污色及一切佛身有有漏诸色,但是这种说法大乘所不能认同的,若要立大乘唯识的见解,便有一分自方立宗有法上之「所别不极成」的过失(谓所别的前陈无立敌共许义),亦有一分违背于自己立宗的过失,因为十方佛色及诸佛的无漏色是小乘诸部派们所不允许有的;但是立宗以唯识的讲法就有他方一分的「所别不极成」的过失,以此这二因皆有随一方一分的「所依不成」的过失(所立之因无法合于宗依有法之义,以至因支理由无法遍及前陈所别之理体名所依不成。)。

是故!说极成色是要区别于小乘认为佛的色身是属有漏色或大乘认为佛的色身是无漏色的认知,立这二个不极成色以外所余共允许的种种极成色为唯识义理。」

 

为何「真故极成色」是前陈的有法差别呢?

因为五尘是通内外相分,如

《成唯识论述记》卷3:「十色处中五尘通外内。」

所以色尘就有内相分的相分色(带质境)与外相分的本质色(性境)二种。

「真故极成色」,指的是前陈之有法自相;「不离于眼识」,指的是后陈之法自相;定离眼识之色(外相分之本质色)及非定离眼识之色(内相分影像之带质境),指的是前陈宗依之有法差别。

除此以外,又要有所简别,如上所说若自比量要以「自许」来简别之,若他比量要以「汝执」来简别之,若共比量要以「胜义」「真故」等来简别之。又自、他、共三种比量中,每一种又可细分为三种,如自比之自、自比之他、自比之共;他比之自、他比之他、他比之共;共比之自、共比自他、共比之共等九种区分。如: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然诸比量,略有三种:一他、二自、三共。他比量中略有三共,自比、共比,各三亦然,合有九共。今此举三。恐文繁故。下皆准知。一他共、二自共、三共共。」

 

因此,真唯识量之宗支开头以「真故」二字,显然的是从胜义谛的共比量来说,所以没有「世间相违」的过失;「极成」是要简别小乘认为佛的色身是属有漏色或大乘认为佛的色身是无漏色的认知,立这二个不极成色以外所余共允许的种种极成色为唯识义理;又因支以「自许」二字,这是因中的共比之自,要排除非自意所许离于眼识的外相分本质色,避免犯「有法差别相违因」之过。以是之故,玄奘菩萨这样立宗就没有过失之处了,因为宗支与因支皆有简别故。

 

复次!此不离于眼识之色乃相分色,是依大乘胜义谛而说,不依二乘之世俗谛而说,此相分色就是二所现影,如:

《大乘百法明门论解》卷1:「所现影故者。即前色法。谓此色法不能自起。要藉前二,所变现故。自证虽变,不能亲缘故,置影言简。其见分亦自证变,则非是影。或与自证通为本质故。或简受所引色,非识变影。第六缘时以彼为质。质从影摄。前二能变此为所变。先能后所故。次言之。」

语译:「所现影故者,就是前面所说之十一种色法,谓此色法不能自行而现起,要藉前面的心王及心所二法才能变现的缘故。自证分虽能变现内相分色法,但不能亲缘外相分本质色境的原故,所以要设置影像相分与色法做简异区隔,识的见分亦是识的自识分所变,但不是影像相分而是识的了别见分,或者色法与自证分的所缘影像相分通本质故,或此色法简异法处所摄色的受所引色,并不是识所变现的影像相分。第六识缘时以彼色法为本质,才能显示内相分的影像为第六识所缘,因为本质从内相分影像摄。前面二种的心王与心所是能变,此色法是所变,因先有能变的心王及相应心所才有所变的色法,故而次说之。」

 

《成唯识论述记》卷2:「谓八识生时,内因缘.种子等力。第八识变似五根.五尘。眼等五识依彼所变根。缘彼本质尘。虽亲不得。要托彼生。实于本识色尘之上。变作五尘相现〕

语译:「第八识生现行时,于内有因缘变及种子....等力.第八识才能变现似外相分五根.五尘的内相分境,眼等五识只能依于第八识所变的五根五尘内相分境,但无法亲缘于第八识因缘变的本质尘,因为五识缘五尘境要依托第八识所变生,实际上是第八本识所变作五尘内相分境,而无法缘于外相分的本质尘。」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5:「又以欲界为本质者,具有五境;以上界色为本质者,无香.味二,上界地无种子.所托二种因故。又变欲界具有五种,变色界境但唯有三。」

语译:「以在欲界中能作为本质者,是色声香味触等五境。在色界中能作为本质者,有色声触三尘而无香尘及味尘,因为在色界中没有香味二尘的种子,色界中没有香味二尘所依托的本质的原因。又变欲界带质境之本质有色等五种,变色界的带质境之本质只有色声触三尘。」

 

问:因中的初三是何意呢?

答:因中的初三是指十八界中的六根、六尘、六识之眼根、眼识、色尘为初三。十八界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色境、声境、香境、味境、触境、法境,分为六组:眼根、眼识、色境为第一组,称为初三;耳根、耳识、声境为第二组,称为二三;鼻根、鼻识、香境称为三三;舌根、舌识、味境称为四三;身根、身识、触境称为五三;意根、意识、法境称为六三。

 

问:所立的极成色是初三摄,为何还要排除初三中的眼根所不摄呢?

答:这是要避免因支犯有共不定之过失,及法自相相违及相违决定等三种过失。因为眼根有离于色尘义及不离于色尘义,于宗同品及宗异品皆可共享之,若不排除的话便有共不定的过失。再者大小二乘共许的极成色是性境的本质色,而大乘除了此本质色外亦有胜义谛的相分色之带质境。是故因支要说极成色是初三摄外又排除了初三中的眼根所不摄,这样于因支就可以避免了有似因之不定过。

又真故极成之色就像眼识一样,是眼根所不摄受,但这极成之色必定不能离于眼识而有。因为从大乘的胜义谛来说,「识之所缘,唯识所现」,吾人所缘之境只是内相分之相分色,并不是外相分之性境本质色。如以阿罗汉入无余依涅盘的道理说之,无余依涅盘是六根、六识、六尘十八界俱灭,但阿罗汉入无余依涅盘时,器世间的外五尘并未消灭,以此道理,阿罗汉所灭的六尘实是内相分的六尘,不含外相分的性境五尘之本质境。又吾人内相分之相分色是属于分别变为七转识所缘,而吾人之眼根是第八识的因缘变,为第八识所直接出生。所以依大乘胜义谛来说极成色是初三所摄,而不是因缘变的眼根所摄,就好像是五(耳鼻舌身意)三(根识尘)一样,亦是眼根所不摄受的。

再者!若不排除眼根,为何会有「法自相相违」呢?因为宗依后陈的法自相是「不离于眼识」,而因支若不排除初三中的眼根就会与宗依后陈的法自相有相违,因为眼根亦可说为离于眼识义,所以就要排除初三中的眼根,否则就与后陈的法自相有相违。

复次!为何有相违决定的过失呢?因为若不把初三中的眼根排除,论敌会立一个于真唯识量有相违决定的比量,如下:

「真故极成色,非不离眼识。初三摄故。犹如眼根。」

论敌若是立这样的一个论式,与真唯识量的「真故极成色,不离眼识。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犹如眼识」皆能成立,但无法有破斥的效果而名为相违决定。

因为论敌立意的是外相分的本质色,而玄奘菩萨立意的是内相分之影像色,虽然这二个论式皆可以成立,但是这二个论式无法达到互相破斥的效果而名为相违决定。

以上因支的理由,窥基菩萨于《因明入正理论疏》中有详细的解说如下: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因云:『初三摄者。』显十八界,六三之中,初三所摄。不尔!便有不定。违宗。谓若不言初三所摄。但言眼所不摄故。便有不定言。极成之色,为如眼识,眼所不摄故。定不离眼识。为如五三,眼所不摄故;极成之色。定离眼识。若许五三,眼所不摄故。亦不离眼识。便违自宗。为简此过,言初三摄。」

语译:「因支中说初三摄者,是显示十八界六种根尘识三之中的眼根、色尘、眼识名初三所摄。不然的话!便有似因之不定的过失,这是违宗的,因为若不说初三所摄,但说只是眼根所不摄的话,便有似因的不定过。因为极成色法(这里是指内相分带质境之相分色)就好像是眼识一样,是眼根所不摄,一定不离于眼识,就好像是五三一样也是眼根所不摄;极成色法(这里指的是外相分本质色)必定离于眼识,若许五三也是眼根所不摄,也不离于眼识,如此就便有违自宗了,因此为了要简别于此过失,所以要缩小范围,说极成色是初三所摄。否则因支理由就太宽了。」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其眼所不摄言。亦简不定及法自相、决定相违。

谓若不言眼所不摄。但言初三所摄故。作不定言。

极成之色。为如眼识。初三摄故,定不离眼识。为如眼根。初三摄故非定不离眼识。由大乘师说彼眼根。非定一向说离眼识。故此不定云,非定不离眼识。不得说言定离眼识。作法自相相违言。」

语译:「因支眼根所不摄的言说,亦是简别于似因的共不定过及法自相及决定相违的过失。谓若不说眼根所不摄,只有说初三所摄的话,如此就有似因的不定过之言说。

三种似

极成的色法就好像是眼识一样,是初三摄,必定不离于眼识,就好像是眼根,是初三摄,但不一定不离于眼识,由此大乘的论师说彼眼根不一定一向说离于眼识,所以此似因的不定过说:不一定不离于眼识,不得言说必定离于眼识,否则如此也会有似因的法自相相违过之言说。」(因为玄奘菩萨所立法自相为不离于眼识)

注:此不定的过失为共不定(所立之因于宗同品与宗异品皆可共享之过失),因为在宗同品与宗异品中可以共享此因而成为共不定。以「不离于眼识」的宗同品中可摄(眼根是能生眼识之因有不离义);于离于眼识的宗异品中亦可摄(眼根与眼识有定相义义)故成不定过。

(以眼识与眼根有定离及不离二意:定离者谓眼根是色而眼识是心,属性不同,故是定离;非离者谓眼根为眼识的俱有依是能引发眼识出生之因,眼识为眼根所引生出的果识,又根识同时故为名非离也,)如: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大乘眼根。非定离眼识。根因识果。非定即离故。况成事智,通缘眼根,疎所缘缘。与能缘眼识,有定相离义。」

语译:「大乘对眼根的见解,是不一定离于眼识的,因为眼根是眼识的因,眼识是眼根为根所引生出的果识,不一定即是相离,何况于佛地的成所作智中,眼识是能通缘于眼根的,眼根是眼识的疏所缘缘。又眼根与能缘的眼识有必定相离的义理,因为眼根是色而眼识是心,二者不同故有相离义。」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真故极成色,非不离眼识。初三摄故。犹如眼根。』由此复有决定相违。为简此三过。故言眼所不摄故。」

语译:「若论敌立『真故极成色不是不离于眼识,初三摄的原故,犹如眼根。』由此又有似因的决定相违的过失。所以为了要简别于以上因的过失,因此说此极成色是眼根所不摄的原故。」

 

第三个决定相违的过失,那什么是决定相违呢?就是相违决定,谓敌我双方之因虽各自成立,但无法达到破斥他宗之目的,故成为一种犹豫因,而构成相互矛盾冲突之宗,此即为不定之因。如

《因明入正理论》卷1:「相违决定者。如立宗言:『声是无常。所作性故。譬如瓶等。』有立:『声常。所闻性故。譬如声性。』此二皆是犹豫因。故俱名不定。」

语译:『相违决定者,立宗说声是无常,因支谓所作性的原故,喻支谓譬如瓶等。又有一人立声是常为宗支,因支谓所闻性故,喻支谓譬如声性,此二因支都是犹豫因,因为二者所立宗皆可成立,但是于因支中的所作性与所闻性二者皆无法达到破斥他宗过失的目的,故成为一种犹豫因,而构成相互矛盾冲突之宗,此即为不定之因,故名为俱不定。』

 

是故,若论敌驳斥立宗云:「真故极成色,非不离眼识。初三摄故。犹如眼根。」为什么会有决定相违呢?因为玄奘立宗云:「真故极成色,不离眼识。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犹如眼识。」

一个所说的极成色是外相分之本质色,所以是离于眼识,也是初三所摄,而玄奘菩萨说的极成色是内相分的影像色,是不离于眼识自体分的,亦是初三所摄。然而这样的立宗二者皆是可以成立,但是无法达到破斥二者所立的因支,故成为一种犹豫因。

因为极成之色有二种:一种是小乘所知的外相分本质色;一种是依于大乘胜义谛所说的内相分之影像色,而玄奘菩萨自意许的是内相分之影像色,而这个影像色确实是离于眼根所摄,这个影像色是依于眼识自体分(自证分)所变现出的相分,而这个相分色是由眼识的了别见分所缘,然而这见、相二分皆要依于眼识的自体分而生,所以玄奘菩萨所立的极成色确实是眼识的自体分所摄,不是眼根所摄。

不过小乘所知的外相分本质色确实是离于眼识,亦是初三所摄,但这样的立宗是无法达到互相破斥它宗的过失成为一种犹豫因,名为不定,也就是有相违决定的似因过失。

 

《因明入正理论疏》卷2:「若尔!何须自许言耶?

为遮有法差别相违过。故言自许。非显极成色。初三所摄。眼所不摄。他所不成。唯自所许。谓真故极成色,是有法自相;不离于眼识,是法自相;定离眼识色,非定离眼识色,是有法差别。立者意许是不离眼识色。」

语译:「那么!为何在因支中须要加自许之简别语呢?

这是为了是要遮止宗依之有法差别相违的过失,所以于因支中说自许,并不是为显示极成色。初三所摄,眼根所不摄,是他方小乘所不能认可的,唯有自宗所许可,故于因支中加「自许」而简别之。这是在共因中有不共因,因此要排除外相分的本质色,否则会有「有法差别相违因」之过失。

所谓「真故极成色」是有法自相之前陈;「不离于眼识」是法自相之后陈;「定离于眼识之色(外相分本质色)及非定离于眼识之色(内相分影像色)」是前陈宗依的有法差别。而玄奘菩萨立此宗意许的是不离于眼识的色。故要排除初三中的眼根以免犯共不定、法自相相违及相违决定,再加自许二字是以遮前陈的有法差别相违因之过失。

 

问:喻支的犹如眼识,与极成色的关系为何?为什么可以作为同喻呢?

答:真故极成色不离于眼识的宗体,又有什么法是不离于眼识,能作为宗同品的同喻呢?

盖以宗法的眼识乃是眼识的自体分,此自体分能生见相二分,见分乃是眼识了别色尘相分的作用,即是同喻中的眼识,因此见相二分皆不离于眼识的自体分,是故同喻中的眼识与宗法的眼识是不同的,同喻的眼识是见分的了别作用,宗法的眼识是自体分的证知作用,是有排除宗法,因为宗体的「真故极成色不离于眼识」的眼识是自体分,而此自体分能出生相分的极成色与见分的眼识,此见相二分皆不离于眼识自体分,所以举见分的眼识可以作为同喻,与色法的相分皆不离于眼识(自体分)故。

 

又玄奘菩萨立此真唯识量,是显示大乘的「识之所缘,唯识所现」之甚深义理,这与陈那菩萨所著之观所缘缘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如下:

《观所缘缘论》卷1:「内色如外现、为识所缘缘、

许彼相在识、及能生识故。

外境虽无。而有内色似外境现。为所缘缘。许眼等识带彼相起及从彼生。具二义故。」

语译:「内相分的色境如同外相分境是同时显现,是能缘识的所缘缘,可许彼相分境在识心中,及生后识心能了别于前念识心。

外境虽然没有,而有内相分色境,相似于外相分境的显现,能作为识了别见分的所缘缘境,许可眼等五识的所缘是带彼识的自体分所变之相分而起及从彼识而生(五识的后念见分缘于前念为相分)。故五识的所缘相分境具有二义的缘故。」

 

《观所缘缘论》卷1:「此内境相既不离识。如何俱起。能作识缘?

 决定相随故  俱时亦作缘

 或前为后缘  引彼功能故

境相与识定相随故。虽俱时起亦作识缘。因明者说。若此与彼有无相随。虽俱时生而亦得有因果相故。或前识相为后识缘。引本识中生似自果功能令起,不违理故。」

语译:「此内相分境既然不离识,那如何与识俱起,能作为识的所缘缘呢?

这识的了别见分与识的所缘相分的生起决定是相随的。这见相二分是俱时而起,亦能作为所能缘及所缘的。或者前面的见分灭后能作为后面生起的见分的所缘。此能引发本识中生自识的因及果的功能差别。

所缘境相与能缘识之了别见分必定是相随而起的,虽然见相二分是俱时而生起也能作为能缘及所缘的,因为因明论说若此相分彼见分是没有不相随的,虽然是俱时而生起亦有因位及果位的行相。或者是前念的五识行相作为后念五识的所缘,因为是前念相分所熏之种子,能生后念现行之色识,故能引发本识生相似于自识果位的功能而令起后识,也是不违背佛所说道理。」

 

再者!玄奘菩萨所立的真唯识量亦显示了世尊于《解深密经》所说的识所缘唯识所现的甚深义理,如下:

《解深密经》卷3〈6 分别瑜伽品〉:「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

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与此心无有异者。云何此心还见此心?

善男子!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时。即有如是影像显现。

善男子!如依善莹清净镜面。以质为缘还见本质。而谓我今见于影像。及谓离质别有所行影像显现。如是此心生时相似有异。三摩地所行影像显现。

世尊!若诸有情自性而住。缘色等心所行影像。彼与此心亦无异耶?

善男子!亦无有异。而诸愚夫由颠倒觉。于诸影像不能如实知唯是识。作颠倒解。」

语译:「善男子!我说识的所缘唯有识所变现。

世尊!若彼于三摩地所行影像,若与此识心是没有不同的话,为何此识心还可以见到此识心呢?

善男子!此三摩地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而此识心如是生现行时就有如是影像显现。

善男子!就好像是良好晶莹清净的镜面一样,是以镜外的本质为缘,还见于本质而于镜中显现,却说我今所见影像及是离于本质外别有所所影像显现。

世尊!若三界五趣之有情于散心位中自性而住,缘于色等五境时心所缘之影像,彼境与此心也是没有差异吗?

善男子!也是没有差异的,只是诸愚痴的凡夫由于颠倒的觉知于诸所缘之影像不能如实了知只是识所变现的而作颠倒的见解。」

 

因此吾人的所缘境,不论是定境三摩地中所见的影像或是于有情自性而住的散心位之所缘境皆是唯识所变现的,也是玄奘菩萨立真唯识量的意趣。

总而言之,「真故」二字是以共比量的胜义谛角度来简别于世俗谛;「极成」是简别于二乘认为的最后身菩萨的色身是属染污色及一切佛身有有漏诸色及大乘对佛的色身是无漏色,立这二个不极成色以外所共通承认的诸色为极成色;「自许」二字是为了要防有法差别相违过,是共比之自及于极成色中再简别于离眼识之本质色,而依胜义谛说不离于眼识之影像色,而这带质境的影像色是初三所摄,但要排除初三中的眼根,故说眼所不摄,以避免犯有共不定、法自相相违及相违决定之三过。以此而立真唯识量,同于陈那菩萨的观所缘缘论及世尊于《解深密经》的义趣,故于曲女城中的无遮大会上经十八日而无人能破之而被赞誉为大乘天。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