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实中国

弘扬佛教正法,促进社会和谐

 
 
 

日志

 
 
 
 

论文:评印顺法师毁谤《大般涅槃经》为梵我外道思想之辨正  

2011-10-13 11:37:40|  分类: 摧邪现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护法孤子
日期:2004/02/16


(主旨)
在印顺法师的著作《印度佛教思想史》中,第169页~170页中说:
『佛法说无我,而现在极力说如来藏我,到底我是什么?《大般涅槃经》说: 『何者是我?若法是实、是真、是常、是主、是依、性不变易者,是名为我』。这与奥义书所说我,是常、是乐、是知,似乎相差不远。』


复次,印顺法师的著作《华雨选集》中,第75页说:『「如来」有神我的意义,胎「藏」有『梨俱吠陀』(注:婆罗门教的经典四吠陀之一)的神话渊源,所以如来藏、我的思想与传统的(「佛法」与「初期大乘」)佛法,有着相当的距离。…。如来藏说,有印度神学意味,而教典的传出,正是印度教复兴的时候;如解说为适应信仰神我的一般人的方便,应该是正确的!』


复次,在『华雨选集』中,第94~95页中又说:『如「后期大乘」的如来藏、佛性、我,经说还是修菩萨行的。如知道这是「各各为人悉檀」(注:观众生根器不同,而为其所施设的方便法门),能顺应世间人心,激发人发菩提心,学修菩萨行,那就是方便了。如说如来藏、佛性是真我,用来引人向佛,…,那就可以进一步而引入佛法正义了。只是信如来藏我的,随顺世俗心想,以为这才是究竟的,这可就失去「方便」的妙用,而引起负面作用了!』


以上是印顺法师在其著作中,认为佛说三转法轮经典:《大般涅槃经》及诸多方等唯识经典中,所说如来藏之常、乐、我、净,与婆罗门外道『奥义书』中所说之梵常、梵乐、梵我、梵净,是『似乎相差不远』! 印顺法师亦认为,如来藏我之思想,是『各各为人悉檀』,是佛陀为渡梵我外道而施设之方便法尔,故非是究竟、真实、可证之法;所以印顺认为,『如来藏』三个字拆开来,说『如来』有外道『神我』的意义,『藏』与『吠陀』、印度神学之神话思想有着渊源。


为此,愚将《大般涅槃经》中佛所说之如来藏「常乐我净」及凡夫外道所说之「常乐我净」,摘录于后,并详述婆罗门教外道奥义书之梵我思想,及摘录阿含经所说之如来藏相关内容,来驳斥印顺一不依佛说大乘教法,二不依藏教阿含教法;分以下几点说明:

(一.)略说外道凡夫的『常乐我净』
(二.)印顺法师为何否定《大般涅槃经》?
(三.)阿含经典内有关如来藏思想及名词之证据
(四.)略谈《奥义书》所说的梵我思想
(五.)佛说如来藏之『常乐我净』
(六.)结论


论文:评印顺法师毁谤《大般涅槃经》为梵我外道思想之辨正(2)
---------------------------------------------------------
(内容开始)


(一)略说外道凡夫的『常乐我净』:


外道凡夫因为诸无量烦恼及无明所覆障,使意识心生起颠倒想故,于我中计无我想、于常中计无常想、于净中计不净想、于乐中计为苦想;犹如印顺不知不解佛所说之如来藏『常乐我净』及外道『常乐我净』之分际,以生无明颠倒想,妄将《大般涅槃经》及诸方等唯识经论之如来藏『常乐我净』,与外道婆罗门教之梵我思想《奥义书》所说之『常乐我净』混为一谈,印顺个人因未在实修上下功夫,故无实际之证量,却以粗糙之历史考证方法,及其护持西藏喇嘛黄教-应成派之私心的前提下,以一句『似乎相差不远』、『不究竟』、『方便法』之说,来否定佛于般涅槃前,所说的最后一部大经-《大般涅槃经》及所有的方等唯识经论。

────────────────────────────────

(二) 印顺法师为何否定《大般涅槃经》?


印顺法师之所以会否定《大般涅槃经》及一切佛说大乘经典,在于印顺本人终其一生,仅在佛经文字中钻研法义,从未以念佛法门、或以禅宗法门做为实修实证,是故未能真悟本心实相,不见佛性,不能解行相资,不能宗教互通;印顺的思想,以离如来藏而说:『一切法空、缘起性空』,来否定一切有关佛说如来藏之经典,而认为阿含经典之『一切法空、缘起性空』之无我思想,才是究竟义理,并于其著作中公开宣称『大乘法非佛说』,呼吁佛弟子要『回归佛陀的本怀』,以佛说小乘阿含经系为根本依,将佛说大乘如来藏思想,斥为是佛教后期演变,认为是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陀的永恒的怀念』,而集体创作之伪经,故印顺法师认为,如来藏思想是外道梵我思想之合化,又将佛说如来藏思想之原因,诬指为是佛为引渡梵我外道者,而施设之方便尔。


然而,印顺法师大肆否定一切如来藏经典,其认为阿含经系才是佛陀亲口所宣说之法,认为阿含经亦无如来藏之说,因此大力呼吁佛弟子要『回归佛陀的本怀』,依止藏教四阿含经典为佛教之根本,来加以驳斥大乘如来藏思想,诬指为梵我外道之演变合化;如是印顺法师近数十年来,以其在佛教中的地位、名声、势力,以其著作等身的信心,就以为可以一手遮天,笼罩全球佛教界人士,然于此末学要于下一单元,要提出有关阿含经之部份内容,来揭发印顺法师之邪见阴谋:毁坏佛教根本-如来藏法;亦可证明二乘阿含经典内,早就有出现如来藏思想及名词,与大乘如来藏思想是相互贯通一致地。

────────────────────────────────

(三)阿含经典内有关如来藏思想及名词之证据


此证据是依『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二册之杂阿含经单本No. 120《央掘魔罗经》(卷二)』
(证据1.)不知如来的『隠覆』之说-如来藏,而说『法无我』、『自性』、『我性』,是为堕愚痴凡夫:


《 尔时央掘魔罗,谓满愿子(富楼那尊者)言:『呜呼!满愿,修蚊蚋行不知说法,哀哉!蚊蚋无知默然,不知如来【隐覆】之说,谓【法无我】,堕愚痴灯如蛾投火,诸佛如来所不得者:谓
『过去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如来藏】,不可得。』
『现在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我性】,不可得。』
『未来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自性】,不可得。』
『三世一切声闻缘觉,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如来藏】,亦不可得。』
此是如来偈之正义  』》


(证据2.)如来藏是眼根不能见,是故难入,连为众生宣说如来藏法使其相信者,亦复甚难:
《 三世一切声闻缘觉,有如来藏而眼不见,应说因缘,…,【如来之藏】如是难入,安慰说者亦复甚难,谓于恶世极炽然时,不惜身命而为众生说【如来藏】,是故我说诸菩萨摩诃萨,人中之雄即是如来。》


(证据3.)二乘人尚须依附佛经,而能相信如来藏之说,云何盲眼凡夫,能自已知道,而不信受佛经呢? 又能深信如来藏思想者,亦是多劫有大福报,常于如来所听闻熏习而得之:


《 肉眼愚夫声闻缘觉,信佛经说有【如来藏】,云何能见佛境界性?声闻缘觉尚由他信,云何生盲凡夫,而能自知不从他受?


我闻先佛称说此地,于劫初时有四种味,彼时众生食四味者于今食土,以久习故今犹不舍,曾于过去诸如来所,修【如来藏】者,亦复如是,久修习故,今犹信乐,长夜修习,报如来恩,又于未来说法者所,闻【如来藏】,闻已信乐,如彼食土,非余众生,彼信乐者,是如来子,报如来恩,…。》


(证据4.)听闻如来藏之法,而不生信乐者,皆是过去多世没有惭愧羞耻心之人:


《 过去世时无有惭愧,已无惭愧,今无惭愧,当无惭愧,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已不信乐,今不信乐,当不信乐,譬如猿猴形极丑陋,常多惊怖其心躁动,如水涌波,以宿习故今犹不息,彼诸众生亦复如是。》


(证据5.)听闻如来藏之法,而不生信乐者,皆是过去多世,心常轻浮暴躁之人,亦是好邪恶正、不乐见佛、乐习外道邪见者:

《 去来现在(过去、现在、未来),心常轻躁,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如鸱鸺鸟,昼盲夜见,好暗恶明,彼诸众生亦复如是。

好邪恶正,不乐见佛,及【如来藏】,去来现在,不生信乐,如彼鸱鸺,好暗恶明,如人长夜修习邪见,染诸外道不正之说,以宿习故今犹不舍,彼诸众生亦复如是。》

 

(证据6.)真正的密教即是『如来藏』思想,凡夫愚人不了解,居然会去信受西藏喇嘛教之狂密邪说:
《 如彼凡愚染诸邪说,去来现在,【不解密教】,闻【如来藏】,不生信乐,非余众生。》
(注:佛教之真正密教(真密)即是『如来藏』也,非是西藏喇嘛密教(狂密、邪淫密)之鬼神咒语、手印、灌顶、双身法等)


(证据7.)闻如来藏法而能于弹指间信受者,是过去生值佛出世供养事奉,其获殊胜大福德者甚多:
《『若人过去曾值诸佛供养奉事,闻【如来藏】,于弹指顷蹔得听受,缘是善业诸根纯熟,所生殊胜富贵自在,是诸众生今犹纯熟,所生殊胜富贵自在,由彼往昔曾值诸佛,蹔得听闻如来藏故,于未来世闻【如来藏】,当复信乐如说修行,诸根纯熟富贵自在,色力具足智慧明达,梵音清净莫不爱乐,或作转轮圣王,或为王子,或为大臣,贤德具足离诸慢恣,降伏睡眠,精勤修学无诸放逸,及余功德悉皆成就,或为释梵护世四王,斯由曾闻【如来之藏】功德所致,身常安隐无病无恼,寿命延长人所爱敬,具足听闻【如来常住大般涅槃甘露之法】,坚固安隐久住世间,随顺世间而共娱乐,【知诸如来不从欲生】,广为世间开示演说,以此智慧功德利益,在所生处,子孙众多,父母长寿,常受人天一切快乐,族姓殊胜悉皆具足,斯由闻知一切众生悉有【如来常住藏】故,未来现在天上人中,一切快乐常得具足,由闻【如来常住藏】故。』 》


(证据8.)若有众生『轻慢』如来藏者,将于五趣中,受身根残缺,受一切生死之苦(若诽谤、否定如来藏者,罪业更加重,只能以呜呼!苦哉!苦哉!来形容也):

 
『若彼众生去来现在,于五趣中支节不具,轮转生死受一切苦,斯由轻慢【如来藏】故,若诸众生历事诸佛,亲近供养,乃能得闻【如来之藏】,信乐听受不起诽谤,若能如实安慰说者,当如是人即是如来,若诸众生多背诸佛者,闻【如来藏】则生诽谤,彼诸众生自烧种子。呜呼!苦哉!苦哉!不信之人于三世中甚可哀愍,诸说法者,应如是说称扬【如来常住真实】,若说法者不如是说,是则弃舍【如来之藏】,是人不应处师子座。』》


(四) 略谈《奥义书》所说的梵我思想及其源起:


(1)源起:
印度哲学史的发展由婆罗门思潮(Brahmanism)、沙门思潮(?rāma?ism)及世俗思潮(Secularism)三大体系所构成,以婆罗门思潮之吠陀(Veda)传统为正统,而以吠檀多学派(Vedānta)为主流代表。其中,婆罗门思潮与沙门思潮二者之关系,实为印度哲学史及印度文化史之大事,亦即,此两大哲学思潮为印度哲学之主要内容。


古印度吠陀时期(大约西元前1200~600年)分为早期及晚期,古奥义书属吠陀晚期。古奥义书年代之有其确认之困难,但一般学者认为古奥义书之时期大约为西元前800~300年之间,而新奥义书约为西元前300年以后所成立之;由于新奥义书并无甚么哲学价值,因此一般所谓的奥义书即是指古奥义书。
古奥义书由不同时代不具名之多数思想家编撰所成,因此,具有多种不同之思想,甚至有所矛盾,有关沙门名称、沙门思想或佛陀、佛陀思想,并未见于其书中。在古奥义书内容主要讨论人的自我、宇宙本体、此两者之关系、业力轮回、瑜珈及解脱,这些概念、学说等,奠定了后世婆罗门之哲学思维方针及其思想。


《奥义书》是印度婆罗门教的最重要的修行经典之一,浓缩了四部吠陀论的精华,是一个论文集,有一百多篇,其中最重要的有五十篇,《奥义书》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Vedanta,汉译为《吠檀多》,Vedanta就是对《吠陀》的最终、最高的阐释。在奥义书中,认为世界之全体皆由造物主(大自在天、梵天、摩醯道首罗天)所造,而人为世界之一部份,不能外于或脱离于造物主。人之身终将而死,故唯有透过对造物主之认知,人之精神可恒常不死。


(2)梵我思想:


在晚期奥义书进一步地说明,一切的自我感官及其客观的自我认知,皆是至上且恒常之『阿特曼』(梵)(Brahman)所支持。人由于经由感官向外追求感官之乐,故不知其真正之自我(梵)。一般的有情众生,经由感官而向外寻,故人向外追逐而不知向内探寻其内在自我,因而步入生死之苦。由于人不知色、味、嗅、声、触之辨别,亦是由于梵的自我。因此,为知此自我,人必须首先控制感官,唯有具有此认识之人,且善于驾驭其感官及意且清净者,此人修行到像毗湿奴神(Vi?nu)之境界则解脱不再流转生死。一切均是梵(Brahman),而此阿特曼即是梵。


(3)梵我与气息之关系:


在早期奥义书中,已明言『气息』(prā?a,意指生命之涵义),即人之呼吸,优于感觉器官及活动器官。所以者何?因当气息离去四肢及身时,人将枯竭而死。因气息为维系生命所需之机能,因而将其意义加以演绎而视之为人之本质。所以奥义书中把人身有五种气息:气息(入息)、出息、周遍息、上息、均等息,但这五种气息,事实上只是同一气息之不同作用尔。气息与阿特曼(梵)有重要之关系,但阿特曼(梵)则更加重要。


在后期奥义书进一步阐明有关『气息』优于语及意之优越地位。最初将气息解释为人之生命,但主张气息并非阿特曼。气息是由阿特曼所生。由于人的行为活动由前生的意活动所驱使,故气息与人身发生关联,且将其本身分成人身之五种气息而作用之。其中入息存于眼、耳、口、鼻;出息存于排泄及生殖器官;周遍息存于游动于与心脏相连之脉道中,而阿特曼(梵)即位于心脏中;其中之一脉向上且经由它,上息或经由善行导向善世界,或经由恶行导向恶世界,或经由善行亦恶行而导向人之世界。


(评:奥义书梵我思想认为吾人之『真我』-阿特曼(梵),包藏于心脏之中;此种思想,亦如西藏密宗之一派:『佛法心中心』-元音老人之所说完全相同,其著作《心地法门-恒河大手印》第219页中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按密宗的理论讲,第八识-阿赖耶识,就在心包里,有两条脉管脉从后面连通心包和眼睛。密宗观光修行,外光由眼睛打进去,将我们自心本具的法性光激发出来。』;是故藏密的自性真我之思想。其实才是与外道奥义书梵我思想之合化。)

 
在奥义书中,气息不仅为物理的、生物的机能,且是个人之生命及为宇宙之生命。气息因而甚至被视为阿特曼、梵。但整体而言,奥义书思想家并不认为气息为阿特曼、梵。因气息受限于醒及梦状态,既为有限,则气息不可能为真正之自我。


(4)梵我与意的关系:


早期奥义书已认为『思虑』为『意』机能,且认为意并非外部或内部感官,而视之为自我之一种意向,且所采用的两种自我概念(有限或无限、二元或一元),取决于思虑的基础是否是行为活动或知识(指阿特曼及梵之知识)虽然自我本质上为无限,但因它被吾人等同于意,且以意享用欲望,故自我受限。但一但人知自我即是梵,他成为无限且离于欲。此种梵概念才是吾人所当享用者。如同梵为万物之本质,它又称为心脏,因心脏为人身之中心且为自我之所在,但意既非万物之本质,也非自我之所在。后期奥义书说明,自我本质上是无限且同于梵,但经由它与意及为意活动所驱使的行为活动发生关连,因而有了有限之形体。[61]意作为一种意向而有所思虑,因而意是不定且难以控制。若不能驯服意,人不能离于轮回。但若有认识,且感官及意均已驯服且清净,人将至毗湿奴神之处且脱于轮回。


 (注:以上(1)~(4)点内容,参考『台湾大学文学院佛学研究中心学报』(第五期)之《古奥义书与初期佛学关于人的自我概念之比较与评论》(作者为真理大学宗教系讲师-林煌洲先生))


(5)结论:


末学最近参考多方的资料,简单地将这诸多法义冲突的婆罗门教之梵我思想,稍作整理,其根本教义,主要分成有三种:

 
(1) 崇奉四吠陀论、奥义书,谓其诵论之声音、咒音,为诸法实义之梵王声,故是为『常、乐、我、净』,其他声音不契实义,则为『无常、苦、非我、不净』者。


然而类似以此声音、咒音,作为诸法实相者,现在比较有名气的外道有印度锡克教、台湾的清海无上师等(其所说之观音法门,是以静坐中专注在耳根、声尘、耳识上,聆听天上的美妙声音以为究竟实相之法)、及西藏四大派喇嘛教:红、白、黄、花教(其以观想种子字及其咒音,以为诸法实相,藏密创造诸多伪经之一的『大日经』卷五曰:『所谓阿字者,一切真言心,从此遍流出,无量诸真言,一切戏论息,能生巧智慧。…,阿字名种子,故一切如是,安住诸支分;如相应布已,依法皆遍授。由彼本初字,遍在增加字,众字以成音,支体由是生,故此遍一切,身生种种德。』)


(注:有关破斥密宗伪经-大日经的详细说明,请参考愚之拙论:『揭开《大毗卢遮那佛神变加持经》之真面目』)


复次,以声音、咒音为诸法实相之外道思想,早已被佛陀破斥为『声论外道』者,其以耳根、声尘、耳识为实相法,皆落入十八界之虚妄法中,非是三界诸法实相之义理也。


(2)梵我思想以为神我说其原因,而产出一个原体「梵」Brahman之思想。因世界之开发生成,发现此唯一之「梵」自行繁殖之意志,遂造有世界万物。他们的解脱方法,认为在于『生活精神』(迷我)与『最上精神』(梵我),两者之差别,在于爱取贪着之深浅差别也。


若个人受迷惑之『生活精神』,若能了知其自性时(指精神、灵魂,非佛法之如来藏),则得与『最上精神』之『梵』合而为一,即是究竟解脱矣。(注:此种思想与藏密的颇哇法、迁识法非常相似,其认为:行者可于平时或临终之时,妄想本尊住在空中,妄想自身中脉之明点,从头顶梵穴冲出,与所观想之本尊合而为一,将行者之明点(藏密妄想的真实心、法身)与佛法身相互结合,带到净土去;是故与梵我外道有着相同的看法。)

(3)梵我外道,是以为梵天(摩醯首罗天,或称大自在天)为出生世界之太原,于三界中所有一切,有情、无情皆是摩醯首罗天所生。摩醯首罗之全身者:以虚空是头、日月为眼、地是身、水是尿、山是粪、一切众生是腹中虫、风是命、火是暖、罪福是业、皆是摩醯首罗之身体也。(注:此种思想与一神教:天主教、基督教、回教、一贯道之思想极其类似,其皆认为一切有情、无情、世界宇宙,皆是上帝、阿拉真主、无始天尊、无极老母所创造的。)


复次,从佛陀对梵我外道思想的邪见,可以在《大般涅槃经》见到一些端倪 ,在卷19曰:《今有大师,名迦罗鸠驮迦旃延(摩醯首罗论师),……,为诸弟子说如是说:

 
『若人杀害一切众生,心无惭愧,终不堕恶,犹如虚空,不受尘水,有惭愧者,即入地狱,犹如大水,润湿于地,一切众生,悉是自在天之所作,自在天喜,众生安乐。自在天瞋,众生苦恼。一切众生若罪若福。乃是自在天之所为作,云何当言人有罪福?』》


 各位师兄大德请看看呀!如是梵我外道婆罗门论师之所言,严重误导众生,妄造诸恶业,其邪见之可恶,印顺法师却将此邪恶之梵我外道思想,与『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之慈悲、清净的佛教混为一谈呢?甚至与佛说《大般涅槃经》之如来藏思想混为一谈呢?


复次,末学要请问印顺法师:『如果《大般涅槃经》是外道梵我思想之合化,那为何在《大般涅槃经》中,看不到赞美梵我外道或其论师之思想呢?反而却是在破斥梵我外道论师之邪思邪见呢?』 如是印顺邪师,居心叵测,以刻意毁谤大乘佛说如来藏思想为非佛所宣说,诬指为是梵我外道思想之合化,来混淆全球佛教之学人,严重遮障众生之法身慧命,是故吾等学佛之人,不可不慎也!


─────────────────────────────────
(五)佛说如来藏之『常乐我净』:


(1)请先参考《大般涅槃经》 (卷39):


《 佛言:『善男子!凡夫不能思惟分别如是事故,说言有我,及有我所、我作、我受。』
先尼言:『如瞿昙(佛)说无我、我所,何缘复说常、乐、我、净?』


佛言:『善男子!我亦不说内外六入及六识意常、乐、我、净。我乃宣说灭内外入所生六识,名之为『常』,以是常故名之为『我』,有常我故名之为『乐』,常我乐故名之为『净』。善男子!众生厌苦断是苦因,自在远离是名为我,以是因缘我今宣说常、乐、我、净。』  》


如是佛所说之『常乐我净』,非是以六根、六尘、六识为『常乐我净』,而是离于十八界的『常乐我净』──如来藏也!


然而印顺法师,不知不解佛所说之大乘如来藏『常乐我净』之义理,不知解如来藏即是『胜义谛』、『第一悉檀』,亦不知不解,佛说二乘法之『苦、不净、无常、无我』,实是『俗谛』、是『对治悉檀』、『为人悉檀』,是对治佛弟子对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之我见及我执,所施设之方便法也,所以印顺法师以其小乘根性,妄说大乘佛法,竟以佛学泰斗而自居,误人慧命,犹如小娃儿开大人车一般地危险,是故《首楞严义疏注经》 (卷7)曰:【由不勤求无上觉道,爱念小乘,得少为足。无上觉道如宝所,小乘涅槃如化城,但恋权乘,不求究竟,得少为足,故发尘劳。】

 
复次,佛于《大般涅槃经》(卷二)中,开示二乘俗谛与大乘胜义谛之不同义意:
《 『无我』者即『生死』, 『我』者即『如来』。
『无常』者『声闻缘觉』,『常』者『如来法身』。
『苦』者『一切外道』, 『乐』者即是『涅槃』。
『不净』者即『有为法』,『净』者『诸佛菩萨所有正法』。 》


(2)请参考《大般涅槃经》 (卷2):


《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谛听谛听!汝向所引醉人喻者,但知文字未达其义,何等为义?如彼醉人见上日月,实非回转生回转想,众生亦尔,为诸烦恼无明所覆,生颠倒心:我计无我、常计无常、净计不净、乐计为苦,以为烦恼之所覆故,虽生此想不达其义,如彼醉人于非转处而生转想。


『我』者即是『佛』义,
『常』者是『法身』义,
『乐』者是『涅槃』义,
『净』者是『法』义;


汝等比丘,云何而言有我想者,憍慢贡高流转生死? 

汝等若言:『我亦修习无常、苦、无我等想。』是三种修无有实义。
我今当说胜三修法(佛说有胜过于苦、无常、无我之四种修法)
『苦者计乐』、『乐者计苦』,是颠倒法。
『无常计常』、『常计无常』,是颠倒法。
『无我计我』、『我计无我』,是颠倒法。
『不净计净』、『净计不净』,是颠倒法。


有如是等四颠倒法,是人不知正修诸法。汝诸比丘,『于苦法中而生乐想』,『于无常中而生常想』,『于无我中而生我想』,『于不净中而生净想』;世间亦有常、乐、我、净,出世亦有常、乐、我、净。


世间法者有字无义,出世间者有字有义,何以故?世间之法有四颠倒故不知义,所以者何? 有『想颠倒』、『心倒』、『见倒』,以三倒故,世间之人『乐中见苦』、『常见无常』、『我见无我』、『净见不净』,是名颠倒,以颠倒故,世间知字而不知义。


何等为义?『无我』者即生死,『我』者即如来,『无常』者声闻缘觉,『常』者如来法身,『苦』者一切外道,『乐』者即是涅槃,『不净』者即有为法,『净』者诸佛菩萨所有正法,是名不颠倒,以不倒故知字知义,若欲远离四颠倒者,应知如是常、乐、我、净。  』》


(六)结论:


以上由佛之开示可知,外道、凡夫、印顺邪师等人,不知、不信、不解佛所说之如来藏『常乐我净』真实法,只知其名字而不知其义理也;彼众因想颠倒、心颠倒、见颠倒故,而妄解佛说『常乐我净』之真实义,而诬谤真实、可知、可证之法-如来藏,为不可知、不可证、虚构之梵我思想之合化,犹如世间愚痴人之颠倒想,以『乐中见苦』、『常见无常』、『我见无我』、『净见不净』之邪见者,如是称为:知『常乐我净』之字,而不知『常乐我净』之义也。


是故各位再回想一次看看!印顺法师说:『佛法说无我,而现在极力说如来藏我,到底我是什么?《大般涅槃经》说: 『何者是我?若法是实、是真、是常、是主、是依、性不变易者,是名为我』。这与奥义书所说我,是常、是乐、是知,似乎相差不远。』 笔者摘录以《大般涅槃经》之内容,作为互相比较:


(卷七)曰:
《善男子!若人不闻如来甚深秘密藏者,云何当知有佛性耶?何等名为秘密之藏?所谓【方等大乘经典】。善男子!有诸外道,或说我常,或说我断;如来不尔,【亦说有我】,【亦说无我】,是名【中道】。》


如是印顺不知如来说【无我】及【有我】之中道义理,亦不知古印度之婆罗门梵我外道思想之义理,更不知佛陀于成道时,最初因观察众生根器尚不成熟,存在着过去于婆罗门教中,所熏习之四吠陀及奥义书的梵我思想,故知弟子尚无法分辨『梵我』与『如来藏我』之差异,故于初转法轮(阿含)时期,先为钝根初机人及二乘人宣说『无我』等法,主要在开示众生之五阴十二处十八界,是集众苦之因(苦)、是空相不可得(空)、是无常生灭法(无常)、非是真实之我(无我);以『无我』法破除当时之梵我思想,及其它常见外道之我见、我执;如是佛陀为不令因缘不俱者,在听闻真实我-如来藏后,而落入外道常见中,与梵我外道互相混淆,是故隠覆真实我-如来藏,而说『无我』法;又为弟子在听闻『无我』法后,不致落入外道断灭见中,而说有个实际的『涅槃本际』。是故佛为二乘人隠覆如来藏,而说无我法。故于《大般涅槃经》 (卷5)曰:


《尔时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诸佛世尊有秘密藏。」是义不然!何以故?诸佛世尊唯有密语,无有密藏。…,云何当言诸佛世尊有秘密藏?』佛赞迦叶:『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言,如来实无秘密之藏,何以故?如秋满月处空显露,清净无翳人皆睹见,如来之言亦复如是,开发显露清净无翳,愚人不解谓之秘藏,智者了达则不名藏。…。


如来视于一切众生犹如一子,教一子者谓声闻弟子,半字者(喻小乘),谓九部经;毗伽罗论者(喻大乘),所谓方等大乘经典;以诸声闻无有慧力,是故如来为说半字九部经典(小乘经典),而不为说毗伽罗论方等大乘。善男子!如彼长者,子既长大(喻信心福德智慧具足者),堪任读学,若不为说毗伽罗论(喻大乘),可名为藏(暗藏不教授),若诸声闻有堪任力,能受大乘毗伽罗论(信受方等经典),如来秘惜不为说者,可言如来有秘密藏(若如来因吝惜,不为有信心福德智慧之声闻人宣说大乘方等经者,汝可谓如来有秘密吝藏之法而不教者);如来不尔,是故如来无有秘藏。如彼长者教半字已,次为演说毗伽罗论(先教完基础简单的法,若能了解信受后,再教深奥难法)。我今亦尔,为诸弟子说于半字九部经已(说完小乘法)。次为演说毗伽罗论(再教大乘法)。所谓如来常存不变(方等经之如来藏常、乐、我、净也)。》


复次,佛于不同时间地点宣说阿含经,前后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待至众生根器因缘俱足时,于二转法轮(般若)时期,为菩萨种性者,宣说大般若经,开示摩诃般若波罗蜜-如来藏的种种体性…等,前后又花了二十二年,如是渐进,再于三转法轮(方等)时期,为利根者宣说方等唯识经约八年的时间,开示如来藏之所含藏种子之功能差别及无明烦恼等,最后于涅槃前,宣说法华经、大般涅槃经约八年时间;佛陀前后说法,总共花了四十九年的时间,最后在拘尸那城,阿利罗跋提河边,于双娑罗树中间入涅槃。印顺法师,不知其义,以初转法轮阿含经之俗谛-『无我』法,来推翻二转法轮以后,佛说大乘般若胜义谛-『如来藏』法;印顺法师犹如一般小学生(小乘)的数学程度,只懂加四则运算淢乘除法(四圣谛),而不懂大学生(大乘)的工程数学-微积分(般若、唯识),而大肆否定大学生的微积分为非数学法(非佛法、是梵我外道法)。


如是吾等末法时期之正信佛弟子们,不应随从印顺邪师邪见,跟着否定二乘佛法、及大乘佛法之根本-涅槃本际、如来藏、阿赖耶识;或随顺其邪师,将佛说如来藏我,诬指为为奥义书梵我外道思想之合化。是故佛于《大般涅槃经》(卷第七)曰:

 
《若有说言如来为欲度众生故说【方等经】,当知是人【真我弟子】。若有【不受方等经者】,当知是人【非我弟子】,不为佛法而出家也!【即是邪见外道弟子】,如是(认同大乘方等)经律,是佛所说;若不如是(而谤方等经者),是魔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


是故末学造此论文,供养诸方大德,以明佛说如来藏之『常乐我净』之真实义理,以别于梵我外道思想之谬论义理也。最后,末学以《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之偈文,作为结束:

     钝根小智闻一乘   怖畏发心经多劫
  不知身有如来藏   唯欣寂灭厌尘劳
  众生本有菩提种   悉在赖耶藏识中
  若遇善友发大心   三种炼磨修妙行
  永断烦恼所知障   证得如来常住身
  菩提妙果不难成   真善知识实难遇
  一切菩萨修胜道   四种法要应当知
  亲近善友为第一   听闻正法为第二
  如理思量为第三   如法修证为第四
  十方一切大圣主   修是四法证菩提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